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短篇】体育教师一日病假(私立堀镡学园/黒ファイ)上篇

風の街:

Summary:貌似百病不侵的黑钢老师,居然也有生病的时候。

这篇非常非常流水账,梗也非常非常老土,然后非常非常注重深层次的秀恩爱(x)因为小倩说想看我就写了,觉得不好看你们找她(x
先更一半……其实我特别想天天写来着但是实在没时间烦躁死了(。


体育教师一日病假


所谓罗汉也有得病时,大抵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从前一天晚上就怀疑室友不对劲的法伊老师,终于在第二天凌晨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黑钢老师,那个自执教以来就一直保持全勤记录的黑钢老师,居然感冒了。


而这位毫无自觉的病人,是被身边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理事长吗?嗯,我是~那个~我今天想请假~对了,还有黑轮老师也要请假~没办法嘛~昨晚喝太多了~”

窗帘还没拉开,黑钢看不清旁边人的脸,只能听到那家伙跟全校最惹他厌烦的女人懒洋洋地打着电话。

“……谁说要请假了?!”

他忍不住插嘴反驳,同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嗓子痛。

“哎呀,黑轮老师醒了……诶……不是啦!校长?啊啊~好的没问题!嗯!那就这样~”

无视状况外的黑钢,化学老师自顾自地挂掉电话,把手机丢回了床头桌上。

“你搞什么鬼,干嘛请假。”体育老师阴着脸问。

法伊在昏暗的光线中伸手拍拍他的额头。

“黑铃老师,你发烧了呀。生病当然要请假休息吧?”

“我挺好的。”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在撒谎了。从昨晚开始,他就感到鼻腔和眼眶有种不正常的灼烧感。虽然确实喝了点酒,但以他的酒量,可不会因为那么几杯酒就闹出这么大的反应来。

像他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感冒,简直不可思议。

“总之,我们今天不用去学校了~黑大人尽管睡吧!”

法伊说着,伸手帮黑钢拽了拽毯子,开心得好像捡了天大的便宜。

“又没你什么事,你请假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照顾病弱的黑碰老师了,这还用问。”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病弱了?!再说……我也不用你照顾。”

“哎呀,你就别害羞啦。”大概是乘人之危,法伊伸手在黑钢脸上狠捏了一把,让他不愉快地皱起眉头。“生病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会有点辛苦吧。”

他说着,语气突然软了。

黑钢忍不住想起他迄今为止的完美全勤记录。其中有那么几天,就是他的室友一个人躺在寝室里睡觉养病的日子。虽然他算是尽职尽责地把一切都打点好了才去上班,还很自觉地做了饭放在烤箱里捂着,甚至连C班的大事小情也包揽了……可被他这么一说,黑钢还是忍不住觉得,自己在觉悟上就输了一大截。

这个白痴室友最擅长的技能之一,就是让他在一些奇怪的事情上平白无故地生出罪恶感来。

“不过话说回来……”他侧了侧身,脸离黑钢只有几寸近。“我们今天不去上学也挺好的。”

“为什么?”

“我刚才……可是在给侑子老师打电话啊。”

金发男的语气突然很欠揍地轻浮起来,这让黑钢觉得,自己说不定又被坑了。

“所以呢?”

“那你还在一边插嘴。”

“我插嘴有什么不行的?”

“现在才早上五点半。”

“那又怎样?”黑钢忍不住追问,同时愈发觉得,自己简直是蠢透了。

“不怎么样啊,反正我无所谓~”

法伊伸了个懒腰。

“不过,今天全校都会知道黑噗老师跟我睡一起了吧~”

“………………”

绝望的三秒沉寂。

“该死。”他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骂人话。

“黑汪汪老师真聪明,终于想明白了~”

“……不想挨揍就给我闭嘴。”

体育老师忍不住在被子里捏紧拳头。不仅是因为那个让他头疼的昵称,更因为另一个男人显然在歧视他智商的语气。

“啊对了,校长在电话里还让我带话给黑大人~他说,‘听说只有傻瓜才不会感冒,恭喜黑钢老师。’”

“……总有一天我要揍烂那个阴险的眼镜。”

“那样你会被炒鱿鱼的,黑老师。”法伊好心地提醒他。“其实还有一句,他说‘黑钢老师请注意身体,不要纵欲过度’~”

“什……他怎么知道的?!”

黑钢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幸好没开灯,想必那家伙也看不出来。

“知道什么啊?”另一个男人不知好歹地装着无辜。

“你还有脸装傻!?”

他一记拳头狠狠砸在弹簧床垫上,法伊的身体也跟着弹了弹。

“……我说黑大人,校长好心劝你少喝点酒,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

“……………………”

虽然耻于承认,但他确实又被耍了。

还是被整个学院最可恶的三个麻烦精联手耍了。

带着不知是羞耻还是愤慨的心情翻了个身,他突然觉得他的室友还算是找了个不错的借口。毕竟宿醉这个理由比起生病来,能稍微有面子那么一丁点,而且也不至于让他们的关系曝光得太过明显。

……虽然就现在的状况来看,想再藏下去也难。

更让人懊恼的是,这次他实在没理由怪到法伊或是那个女人头上去。说到底,都是他多嘴的错。


“……真是后悔跟你这种家伙扯上关系。”

赌气似的丢下一句,黑钢拽过被子蒙住脑袋。

“哇,这话好伤人。”室友在他背后咂咂嘴。

“闭嘴赶紧睡觉。”

“你睡吧。”

法伊说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几秒钟之后,悉悉索索的衣物声传进他的耳朵。

“这么早你要去哪啊?”

“我去做早饭,顺便看看药够不够用,不够的话就得出去买了……”

“……随你便。”

所以说,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擅长让他产生罪恶感呢。

自己或许并没有凶他的资格。黑钢想。毕竟从他自己默认两人关系的一刻起,他就已经心甘情愿地把自己输了个精光。

仿佛还不解气,门响时他重重嗤之以鼻,然后搂着被子心有不甘地逼着自己回笼。

“对了,黑大人。”

“怎么了?”

黑钢从被子里露出头来。

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歉意,他尽可能地想让自己听起来温柔一点。

“其实啊……‘纵欲过度’那句不是校长说的,是我自己编的~啊哈哈~”

“……滚!”


如果不是因为莫名其妙的梦境,黑钢觉得自己大概可以一觉睡到中午。

他梦见了前几天被白摩可拿硬塞过来的那本漫画里的内容。另一个世界里的他跟那个化学老师,B班的小子和C班的丫头,那四个人旅途中的故事。

他梦见他们去了一个水资源稀缺的国家,在那个地方魔法师失去了一只眼睛。

魔法师有张和他室友一模一样的脸。那张足以让他产生错觉的面孔上,仅剩的那只蓝眼睛了无生气看着他,而另一只眼睛本该存在的地方,是个鲜血淋漓的骇人伤口……

于是他吓醒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把正端着早餐走过来的室友吓了一跳。

身边时钟显示的时间是十点四十。

“……黑大人?你做噩梦了?”稳稳地端着餐盘,法伊有点担心地看着他。

“没有。”

高个子的男人干巴巴地回答。不知是因为梦还是病,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闭上眼睛又睁开,如此重复好几次,才确信了自己不在那个梦境里。

房间里弥漫着味噌汤和蒸蛋的味道,这让他渐渐安下心来。

“汤闻着还不错。”

黑钢没看着餐盘,而是盯着室友的脸评价道。谢天谢地,那双好看的蓝眼睛还老老实实地长在他脸上。

“被黑皮老师表扬,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听到自他们合租以来,黑钢对他的日本料理最高的一次评价,法伊笑得很可爱。

至少在他眼里还算可爱。不对,按理说他的字典里压根就不该有可爱这个词。

……可恶,不管了。

黑钢几近粗暴地伸手抢过餐盘,端起碗尝了一口。

他没法不承认,自己的室友跟他那个双胞胎兄弟一样,很有当厨师的天分。原本对和食没什么研究的法伊,翻了几本食谱练了几周之后,现在也能做得有模有样了。之前黑钢一直挑刺,说他做的味噌汤里葱放得太多,但现在看来,他好像是故意的。

至于原因,黑钢想到的一个可能,就是他不想在料理方面抢了由伊的风头。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兄弟俩。几乎是什么事情都要让着来,而且还真的有种默契,能让他们俩的谦让平衡得天衣无缝。

“好喝吗。”法伊眨着眼睛问他,却听不出有忐忑或是试探的成分在里面。

“你自己都知道还问我。”

“我喜欢的,黑噗老师你又不一定喜欢嘛~”他耸耸肩膀。“到底怎么样啊?”

“……凑合吧。”体育老师低下头去,开始研究蒸蛋。

里面还贴心地掺了虾仁蟹棒和蘑菇……简直跟和食店的级别差不多了。

“呜,我像家庭主妇一样忙了一早上,黑大人你就这样伤害我,真是……”

法伊很委屈地撅起嘴巴,但显然只是闹给他看的。他一边像个怨妇一样念念叨叨,一边坐在床边掏出了手机开始发短信。

黑钢忍不住瞥了一眼,发现收件人是由伊。


TBC吧吧八八巴巴变烦死了我想写文啦(……

评论
热度(40)
  1. 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媽呀甜的我牙痛!!黑炭老師跟法伊老師的生活這麼甜蜜讓人羨慕妒忌恨啊!!!話說全校學生都默許了他們的關
  2.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