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今天是貓咪麻麻的短打……擦邊球。

这个题材太可爱了要是漫画的话已经可以出个小本子了w很有画面感呀~
小时候主动去逗小喵的爸爸有点棒??果然是内心其实很柔软很喜欢可爱的东西的吧爸爸?糙汉子和喵这个梗超级戳我的呜呜…
本来麻麻的声音就是很软绵绵的嘛(都是浪花的错)喵叫叫上两声就能让爸爸酥了,会烦躁我很理解你呀爸爸(拍肩(。
我竟然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喵能不能喝酒……我想应该是不可以的吧吃巧克力都说不可以呢(够了 真不知道麻麻是不是故意的要不是的话那也太让人捉急了爸爸千万别让他在外面碰酒了不对还是别让他出去了春天来了好可怕的(……要是舌头也跟喵喵的舌头一样那爸爸一定爽死了(´◉◞⊖◟◉`)

千葉紗由:

好煩我怎麼都寫不出文來了(。
哼,終於連這一點存在價值也要失去了嗎(中二mode on(蠟燭
真的我都不造自己在寫些什麼,跪求文力啊。












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黑鋼老師討厭貓。


其中最主要的一個,當數他小時候想逗街邊的野貓卻反被它抓傷了手,傷口感染并因此住了兩個禮拜的醫院。那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住院,所以他有充足的理由嫌棄這種性情多變喜怒無常的動物。


但有一種情況是例外的:如果他的室友真的長出了貓耳朵,他沒法因為討厭就把那傢伙趕出門去,或是順著窗子把他丟到外面。


畢竟罪魁禍首又不是他……都是理事長那個可惡女人的錯。


想著他恨恨地喝了一大口啤酒,逼著自己專心看電視里的棒球比賽。但膝蓋上軟綿綿的觸感卻一直停在那裡蹭來蹭去,還打算搶他手裡拿著的酒瓶。


不用看他也知道,肯定是那傢伙又黏上來了。


「喵~」


「別叫了!!」


明明是男人的嗓音,卻軟綿綿地學貓叫……像什麼樣子。


黑鋼老師粗暴地抓抓自己的頭髮。打死他也不承認,這傢伙每叫一聲,他心裡就多煩躁一分。


「喵……」


「……你要喝就給你!別再打擾我看比賽了!」


他把自己剩下的半瓶酒往法伊懷裡一塞,看也不看他一眼就把他推到一邊的沙發上坐著。


「老老實實呆著,聽見了嗎。」


「喵~」


雖然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不過聽上去他似乎很是滿意。


粗暴也怪不得他。黑鋼老師想。誰叫這傢伙連褲子也不穿,就到處亂跑的。


 


但說實話,黑鋼不懂養貓。


所以他也就完全不知道,給貓咪喝酒會是什麼後果。


 


沒了另一個傢伙打擾,他很快就進入了球迷模式。只可惜沒過多久,他突然眼前一黑,後背被狠狠一撞,另一個人就把全身都貼了上來。


「喵~?」


眼皮上是爪子……不對,手心熱熱的觸感。


「你要幹嘛!?放開!!!!」


一把把人從自己身後拽下來,這下他想不看著他都不行了。


目光接觸到他滿臉的紅暈時黑鋼嚇了一跳。平時就算喝一打也沒半點醉意,今天居然只喝了半瓶就變成這幅德行。一雙藍眼睛也睜不開了,對不准焦距似的盯著他看了幾秒鐘,突然直起身來摟緊他的脖子。


「喵~」一邊叫,還一邊在他身上蹭。


赤裸裸的下半身就抵著他的。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黑鋼感到自己心虛起來了。


「喂!你……什麼毛病啊!!別碰我!!!」


「喵~嗚~」甩甩頭髮,法伊笑得很無害。


然後他伸出舌頭,開始順著黑鋼的耳根一直往下舔。


「你……走開!」


黑鋼哭笑不得地推著他的身子,卻反倒被黏得更緊。


其實他真的很想看球賽。地區決賽啊,可不是天天都有直播看的。


但自從法伊變成這副樣子之後,黑鋼可恥地發現自己正在習慣每天被他這麼黏著。


長此以往,會變成不治之症吧。


他沒頭沒腦地琢磨著,在另一個人不老實的手一個勁向下摸索的時候終於忍不住了。


比賽……明天再看重播吧。


 


「……明天我就把酒都鎖起來,你這個混蛋。」


明知道另一個人聽不懂,他還是惡狠狠地說著,然後按住法伊的腦袋,狠狠吻了下去。


 


說不定,明天他更應該去買一本《貓咪飼養指南》。

评论(1)
热度(9)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题材太可爱了要是漫画的话已经可以出个小本子了w很有画面感呀~小时候主动去逗小喵的爸爸有点棒??果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