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連載】ヒカリノサキ(光之彼方)Chapter 3 一部份(ツバサ/黒ファイ)

于是我来给你repo啦!(这算什么repo啊


爸爸和白馒头这对革命战友(x)真是太温馨了有这么乖的宠物爸爸你一定要好好对她(爸爸:......

传说中的骑士大人!!群众们好可爱啊陛下和骑士大人是你们的国民西皮是吧(不

真不愧是平行世界...这里的双子竟然变成了神的爱子了...色雷斯的双子要哭了OJZ然后爸爸你的吐槽一点没抓到重点啊!

千里寻妻太感动,快要找到老婆了爸爸加油!


明天开学今晚早点睡啊!(你


千葉紗由:

……沒repo就寫不動文這個真的是病得治。

明天就開學,之後還有沒有這麼多時間就說不准了,更一段先前寫好沒發的長篇……不過這點玩意兒也真沒什麼可repo的就是了23333

斷斷續續的這些回頭整理了會重發,日後再說吧。


CH3


──腳下觸及的土地,有陣徹骨的寒意。

黑鋼忽然有些慶倖自己即使是在炎熱的玖樓國,也沒換掉穿慣了的長靴子。說起來這靴子還是幾年前他和小狼摩可拿三個重新上路的時候,玖樓的公主送給他們的行裝之一。該說不愧是為旅人設計的東西,即便走了這麼多地方,靴尖靴根之類的易損處竟還都是完好的,只是鞋底常施力的地方,稍稍磨得薄了些。

現在他踩著的凍土,正透過靴底略薄的地方,將寒氣導遍他的全身。

“好冷……”

摩可拿剛剛冒出頭來,就被寒風吹得縮回忍者的斗篷一角瑟瑟發抖。她眯著眼從衣縫里朝外面張望,只見他們落腳的地方又是一片荒無人煙。目之所及,只有大片結凍的荒地,和零星幾顆被凍枯了卻仍然屹立不倒的老樹。似乎到了傍晚時分,天空是昏沉沉的暗藍,翻卷的云不規則地堆砌出一片壓抑,只在地平線和遠處的群山後面染著一抹蒼白的淡紅。

然而這次忍者並沒有埋怨。他緊閉著雙唇,皺著眉頭,不知在沉思些什麼。

“我說。”好半天他才沉聲開口,語氣卻有些不確定。“以前我們也來過這麼冷的地方嗎?”

“嗯……摩可拿不記得呀?”

“這樣啊。”

希望不是他多心了就好。

忍者長出一口氣,看著溫熱的呼吸在乾冷的空氣里結成白霧。

“總之,先找個地方落腳再說吧。”他拽了拽斗篷,蓋緊摩可拿小小的身子。“我們該往哪走?”

白色生物的長耳朵耷拉下來:“……不知道……”

“啊?!”

“摩可拿只能感覺到魔力,感覺不到哪裡有人嘛……不過,”她哆哆嗦嗦地伸出肉呼呼的白色小爪子,指著太陽落下的方向。“如果是魔力的話,那個方向有非常強的魔力。”

忍者順著她指的方向定睛一看,雖然看不真切,但那里確實是有火光似的東西在微微閃爍,隨著天越來越黑,那星星點點的銀光也愈發明顯起來了。

“說不定是村落呢,往那個方向走走看吧。”

不知為何,肩頭的疼痛並不像先前那般強烈。或許是天氣太寒冷鈍化了他的神經,也有可能是在這個世界里真的存在什麼謎團等他來解。

想到這種可能性,他全身的血液都沸起來了。

雖然不知道體力是否足以讓他撐到有人煙的地方,但試試看總歸是好的。黑鋼咂咂嘴,拽著斗篷裹緊了他自己和摩可拿,便開始深一腳淺一腳地在荒原里摸索起來。

事實證明他們的運氣還算不錯。

沒走多遠,他們就到了一處視野開闊的高地。站在高處,腳下城里的燈火,更遠處高聳雲端的尖塔,以及剛才被他們當成村落的,在黑夜中閃爍猶如冰雕的宮殿,便全部收入眼底。

“太好了!今晚又有熱乎乎的棉被了!”

摩可拿顧不得冷,興衝衝地從黑鋼的斗篷里蹦出來,結果立刻就吸了一肚子寒氣,打了個大大的冷顫。見她這幅模樣,忍者不耐煩地拽過她軟綿綿的小身體,塞回了自己的斗篷。

“怕冷就別往外跑,笨饅頭。”

忍者嘴上損著,眼角眉梢卻都不自覺地笑了。

如果沒有這小傢伙跟著,還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情形。先不提最起碼的嚮導和溝通,這一路上怕是會寂寞許多吧。可歎他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日本國忍者,在這許多年的長途跋涉之後,竟也對“同伴”這個詞有了些設身處地的感想。更何況她義無反顧地跟著自己來冒這次險,僅憑這一點,他也不得不心懷感激了。

他們找了條小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繞進下面燈火通明的城市。出乎意料的是,這種荒野里的小城,城門處竟然也有重兵把守。眼看著暮色已經四合,黑鋼只好默默地混進一群等著接受問詢的外鄉人里,緩慢地隨著隊列向前移動。

“怎麼查這麼嚴?”他問一個排在他前面的年輕人。

“最近和色雷斯關係不太好啊,邊境的駐軍動不動就打起來,估計是怕有逃兵混進城裡來吧……”

色雷斯?忍者拍拍腦門,總覺得是似曾相識的名詞,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

還不等他糾結完,人就已經被硬擠到了門口盤查的士兵面前。那年輕的士兵穿著讓他羡慕不已的厚軍裝,鼻頭凍得發紅,看清他的臉時,不知為何嚇得連手上拿著的登記簿都掉在了地上。

“失……失敬了!”

士兵畢恭畢敬地敬了個軍禮,竟二話不說就為他開了城門。

黑鋼想開口詢問,卻被身後的人流擠進了城,門也在他身後應聲關上。

 

“……他們是不是把黑鋼當成別人啦?”

斗篷一角傳來摩可拿悶悶的聲音。

“管他呢,放我們進來就好。”

若只是一人認錯也沒什麼奇怪,但全城的人都能將他認錯,就奇怪了。從他進城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能感覺到人們的目光都在朝著他的方向聚焦。沒正面碰上的,就偷著看看,正面碰上的,就很禮貌地點頭打招呼。還有幾個年紀不大的孩子,把他招呼成意味不明的“騎士大人”,邊喊著邊走街串巷,也就引來了更多的圍觀群眾。

“騎士大人來了!”

“快來看,是陛下身邊的那位騎士大人啊!”

“由伊陛下的騎士大人!”

……

“……這地方就是這麼招呼外鄉人的嗎?”

黑鋼用只有他自己和摩可拿能聽到的音量嘟囔了一句。

“哇~大家都好喜歡黑鋼啊~”

作為忍者,這種禮遇還真是讓他有點不舒服。畢竟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危險也會變得難以察覺。他本能地加快腳步,拐了幾條小巷不露聲色地甩掉跟在他身後的人群。而人們見他不願多留,只當是他公務纏身忙得很,也就不再糾纏各自散去了。

黑鋼從某條小巷穿行到大道上時,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又冷又餓。像是為了回應他發自內心的本能召喚一樣,他抬起頭來,眼前就是一家酒館,門口掛著個小卻很別緻的牌子,漂亮的金色字體寫著「奇洛兒」。

“……好怪的名字。”

他乾巴巴地自言自語,同時卻被店裡溫馨的燈光吸引,不由得走過去打開了門。

店裡的情形和他想像的差不多──溫暖的空氣和燈光,掛著可愛塗鴉的牆,充斥在空氣里的酒和糕點的香味,鋪著漂亮印花桌布的小桌子,和吧台前面帶著微笑工作的美麗酒保。不像一般酒館裡充斥著高聲胡言亂語的醉漢,這裡的酒客看起來都文雅極了,見他進來也只是點頭示意,並沒有像外面的人一樣冒冒失失地盯著他一直瞧。這多多少少讓忍者的心裡感到了一絲安慰,他見吧台前空無一人,就走過去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

這時他才把吧台後面的女性看個真切。她看來很年輕,個子也不高,精緻的臉頰上有一雙深褐色的友善眼睛,燈光下發著柔光的奶金色長髮梳成辮子垂到膝蓋。不像一般的酒保,她穿著一件很可愛的小裙子,整個人看起來倒像是個溫柔的年輕媽媽。看著黑鋼坐下來,她甜甜地笑了,遞過來一杯剛調好的酒,輕聲用只有他們能聽到的音量打著招呼:

“你好呀,異世界來的旅人。”

黑鋼聞言一驚,下意識抬臉盯著她,卻只看到滿臉的溫柔笑意,像是對一切都了如指掌。不過,仔細想想這並不算太奇怪。畢竟在他的世界裡,也有知世那樣的人存在。

“……還有你懷裡藏著的小傢伙,要不要出來吃蛋糕?還有熱果汁哦~”

“耶~有蛋糕~!!!”

禁不住美食誘惑,摩可拿從他斗篷里嗖地蹦出來,一口氣撲在金髮的女性端出來的蛋糕盤子上大嚼起來。

“慢點吃,還有很多~”女性伸出手,寵溺地摸摸摩可拿的小腦袋。她轉過臉,發現黑鋼眉頭深鎖緊盯著摩可拿,不禁笑出了聲。

“不用擔心,這些算我請你們的。”她很優雅地坐了下來,一副打算長談的架勢。“我是這家酒館的老闆。真正的名字不能告訴你,不過他們都叫我小嘰,願意的話,你也這麼叫吧。”

“哦。”忍者悶悶地應了一聲,懶得去提醒她自己幾乎不叫人名字的事實。他拿起剛遞到他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頓覺身體里的寒氣被驅得一乾二淨。

在這種天寒地凍的國家,真該時常帶點這種酒在身上。

不過,比起討酒喝,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問。

“……我長得和誰很像嗎?”

一路上的特別禮遇,讓他實在無法不介意。

但不管是他被認成了誰,那人一定是被這城裡的人深深愛戴著的。

聽他這麼問,自稱小嘰的金髮女性很愉快似的咯咯笑起來。

“是啊,像極了。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哦。”

“……誰啊?”

“國王陛下的騎士。”

見黑鋼一臉迷惑,她一邊神情輕快地重新替他滿上酒杯,一邊貼心地解釋起來。

“在我們巴勒利亞最西邊的城堡里,住著國王和他的雙胞胎弟弟。他們出生之前,這個國家連著下了一整年的大雪,作物也無法生長,凍死餓死了很多人。但雙胞胎出生的時候,雪一下子就停了。於是人們就認為,他們是神明派來拯救巴勒利亞的,所以,也叫他們「神的愛子」……自陛下即位,國家的狀況也變好了很多。天氣不再像以前那樣冷,收成也一年比一年好了呢。”

那你們以前得冷到什麼程度啊。黑鋼在心裡吐槽,把重新倒滿的酒杯又喝了個乾淨。

“而那位陛下的騎士,和你幾乎是一模一樣哦。無論是表情,聲音還是樣貌……也難怪大家都會認錯了。”

不想在這種時候質詢她一個酒館女老闆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皇宮裡的事情,黑鋼還是更在意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

“我想問點事。”

“嗯,是什麼事?”小嘰歪頭。

“最近有沒有發生過什麼怪事?像是突然出現的異變……之類的。”

既然他唯一的線索指向這裡,那麼在玖樓國發生的異變,應該在這裡也有所反應才對。

“異變的話可沒有哦。”她神神秘秘地笑了。“不過,一直行蹤不明的皇弟最近倒是回來了,想必這也預兆著我們和色雷斯的摩擦能被化解了吧。”

皇弟?

忍者思前想後,也不覺得自己認識什麼皇弟。

“你說你們和那個色什麼國的……在打仗?”

“也不是打仗那麼嚴重,只是在邊境時有交兵而已。”似乎是對此不想多談,小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們走了很久,一定很累了~我給你們準備了一間客房,你們就住下吧,以後在我店裡吃住,都是免費的喲。”

她俏皮而優雅地眨眨眼睛,說出來的話卻是不容置辯的逐客令。

於是忍者和正在吃第四盤蛋糕的摩可拿便不由分說地被她趕進了溫暖的客房。不過,在白色生物的再三央求之下,小嘰還是答應讓她多帶一些熱騰騰的果汁進屋休息。






……剩下的再說(喂




评论(1)
热度(6)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于是我来给你repo啦!(这算什么repo啊 爸爸和白馒头这对革命战友(x)真是太温馨了有这么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