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短篇】體育教師一日病假(私立堀镡学园/黒ファイ)下篇

恭喜完坑啊wwwww黑大人生病的一天也是那么的和谐呢(理事长语气
明明就很喜欢麻麻做的饭吃都吃光了就别吝惜嘛夸一下老婆又不会死你看又要麻烦由伊了。而且在黑老师心里一定是老婆做的比较好吃的我相信(
原来下午还要回去代课QAQ麻麻你个笨蛋(喂
每次睡觉都不安稳还要做那么可怕的梦嘤嘤嘤还好那都不是真的一醒来就能看见麻麻温柔的笑容了哦这真是学园最好的一个好处了,大家都圆圆满满健健康康的( •̥́ ˍ •̀ू )
孩子们真是小天使啊受了伤还是那么关心老师的病情就算被打断也不怪你们了!还能看到脸红的黑老师真是值了!(不对

顺便把肉又看了一遍(。生病还是不错的嘛爸爸!(闭嘴

千葉紗由:

Summary:貌似百病不侵的黑鋼老師,居然也有生病的時候……不過也就只有這一次了。生病的代價太大,他覺得自己付不起。


流水賬的繼續,希望大家看得開心w這篇還有點小長,加上番外有一萬多字啦w


上篇戳我




體育教師一日病假(下)




“你找他幹嘛?”


“我們都請假了,B班和C班總得有人帶吧?”


“……平時怎麽都沒見你有這種責任心。”黑鋼嗤之以鼻。


“我們班的小櫻,前幾天滑冰社活動的時候摔傷了膝蓋,得找個人照顧她一下才行。”法伊頭也不抬,飛快地按著手機。


“就算不用你找,我們班那小子估計也會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她。”


“話是這樣沒錯……但我畢竟是班主任嘛。”


黑鋼盯著他飛快移動的手指,總覺得有幾分可疑。這條長得過頭的短信怎麼看起來,都不像是只委託了代班這一件事。


“你到底在發什麼。”


“都說了是拜託由伊幫我照顧C班和B班啦。”法伊說著按了發送,飛快把手機揣進了口袋。“……哇,黑大人你是不是餓壞了啊。”


似乎是為了轉移話題,化學老師笑眯眯地指著黑鋼的食盤。


黑鋼這才發現,他已經把餐盤里還「湊合」的早午餐吃得一點不剩了。


法伊看著空空如也的湯碗和碟子彎起唇角,弧度看起來很是意味深長。


 


“黑砰老師……你可真不坦率。”


“你說什麼?”


“沒~什~麼~”


不等黑鋼讀懂那笑容里的意思,他就收起盤子走出了房間,臨走時還順手把體溫計塞進黑鋼嘴巴裡,好讓他聽話地保持沉默。


 


此時此刻的校園裡,好脾氣的烹飪教師正站在B班的講臺上做著臨時通知,臉上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可親。


“今天黑鋼老師生病請假,法伊老師上午不在,所以下午的體育課改成化學課,上午的化學課改成烹飪課。下午原本是烹飪課的那節,大家自習就好。”由伊一邊說,一遍在黑板上把課程調動寫了下來。“這段時間班長來負責班里的大小事務,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找我就好……明白了嗎?”


“是。”


面對著齊聲回答他的學生,由伊笑得很開心。


“由伊老師。”


小狼突然舉起手。


“今天放學之後,我們可以去黑鋼老師家看看他嗎?”


“嗯,當然可以啊。”由伊想都沒想,笑眯眯地一口答應。


雖然說不定會打擾那兩個人……但是被這麼可愛的孩子們打擾,他們想必也不會介意吧。


想著,他忍不住笑得更開心了。


 


“黑大人……你知道自己燒得很厲害嗎?”


法伊掐著腰,一副打算說教的架勢,另一隻手拿著取出來的溫度計在黑鋼眼前晃來晃去……液晶屏上寫著三十八度六。


“我覺得挺好的。”黑鋼啞著嗓子,有氣無力地反駁。


“一點也不好。”法伊皺起眉頭。“今天你還是老老實實休息一天吧。學校那邊的事情,我和由伊會處理的。”


他不客氣地把黑鋼按回床上,拽起被子掖到他的下巴,見黑鋼不知是沒力氣還是沒心情地放棄了掙扎,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難得生一次病~黑炭老師你也享受一下被人照顧的感覺嘛~”


又開始說傻話了。黑鋼閉上眼睛的時候,有些無奈地想。


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剛才這傢伙臉上,還真有一瞬間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肯定是他的錯覺。


法伊四處走動的細微噪音只維持了一小會兒,沒過多久,一陣輕輕的門響就帶走了房間里的所有聲音。而他剛吃下去的感冒藥,也在這時開始發揮作用。


不再抗拒湧上來的睡意,黑鋼抓過一邊空著的枕頭,痛快地進入了夢鄉。


 


這次的夢裡,有一座高塔。


冰冷的石頭在風雪中堆積的高度,幾乎能夠觸到天空。牆裡面的世界,沒有時間的流動,只有漫長的,比死亡更殘忍的沉寂。


一上一下,被囚禁的雙胞胎。一個住在堆成小山一樣的新鮮屍體里,一個住在只能眼睜睜看著兄弟受難的牢籠里。


永世不能再見……倘若再見,即是天人永隔之時。


 


……也沒人告訴過他,生病發燒就一定會做這種讓人不寒而慄的噩夢啊。


黑鋼忍無可忍地從床上爬起來,恨恨地咬著牙敲了自己的腦袋好幾下。


還好現實沒夢裡那麼殘酷。至少還有柔軟的床,暖和的被子和滿屋壽喜燒的味道……


……壽喜燒!?


被敲鈍了的腦袋,這才意識到屋子裡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他起身開門,看見灶臺前金髮碧眼的雙胞胎弟弟笑眯眯地回過頭。


“感覺好點了嗎,黑鋼老師?”


 


“你怎麼來了?!”


“是法伊叫我來的……他沒跟你說嗎?”由伊眨眨眼睛,一臉無辜地看著他。


“你看他像是跟我說了的樣子嗎!”


“哦……這樣啊。”


愣了一秒,由伊意味深長地笑了。


“那黑鋼老師你肯定不知道,法伊給我發了這條短信吧。”


由伊騰出拿著湯勺的一隻手伸進圍裙下的褲子口袋,摸出手機翻到那條短信,大大方方地塞到了黑鋼眼皮底下。


果然是一條很長的短信,也確實比他想的內容要多出不少。


 


「……能不能麻煩你下午回來一趟,幫黑炭老師做點他喜歡的日本料理?我試了一早上,果然還是做不好和食……拜託你啦!下午我會去學校補上今天的課,然後作為報答,你下午的工作我都幫你做~」


 


“法伊他雖然看起來是那個樣子,但是對重視的人,可是非常細心的。”


看著黑鋼扭起眉心有些呆滯的表情,由伊突然覺得,從各種意義上來說,自己這一趟都沒白來。


“黑鋼老師……你可真幸福。” 


他微笑著又補充了一句,把頓得飄香的壽喜燒端到了桌子上。


“來嚐嚐看吧,這裡面可是加了法伊的調味料呢。”


“什麼調味料?”黑鋼挑起一邊的眉毛。


“當然是……黑鋼老師每天都吃得到的調味料啊。”


即便是覺得可疑,看著由伊臉上誠懇的燦爛笑容,他也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法伊回到家的時候已是傍晚。他一走進屋子,就有一股讓他肚子咕咕叫的飯菜味撲面而來。


“哇~好香啊~真不愧是由伊~”


他一邊換鞋,一邊興高采烈地稱讚著走到玄關來迎接他的弟弟。後者眯起眼睛,豎起一根手指貼在唇上,示意他房間里還有另一個人在睡覺。


“黑炭頭老師肯定很喜歡吧?只要是由伊做的,不管是中餐西餐還是日本料理,全都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是啊~那是因為我說……這道菜里有法伊你的愛嘛。”


“……跟我有什麼關係,明明是由伊做菜做得好~”


雖然沒表現出來,但他著實被這意想不到的臺詞給嚇了一跳。


似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他轉移了話題。


“我忙了一整天肚子好餓~有沒有我的份啊~”


“有啊,給法伊做了豬骨拉麵。”


“哇~由伊最好了~”


“因為黑鋼老師說法伊喜歡豬骨拉麵,所以我才做了哦。”


“由伊……你別欺負我嘛。”


生平第一次,法伊有點不想聽見自己的弟弟提到另外一個男人的名字。


現在這種場合下,他覺得自己多多少少是被弟弟看穿了。而且一向溫和無害的由伊,似乎也興趣盎然地揪住這一點開始調侃他。


“我說的可都是事實。”面對他的窘迫,由伊笑得燦爛無比。“雖然黑鋼老師一次都沒說過,但我看他可是非常喜歡哥哥你的調味料呢。”


“什麼調味料?”


“你猜~?”


“……”


 


第三次的夢,似乎沒有前兩次那麼糟。


夢里那四個人終於團聚在某個沙漠里的國家,魔法師也找回了他的眼睛。


柔軟的床,暖和的被子和滿屋子食物的香氣……最重要的是,他看見了夢裡的自己最重要的人的笑容。


那不再像是某種易碎之物一樣,讓他的心揪起來的笑容。


而更像是夢境之外的現實。


 


看到了夢的最後,黑鋼很自然地醒來,發現天已經完全黑透了。


拜房間裏開著的台燈所賜,他才看見床邊伏著一抹金黃色。法伊正趴在他床邊睡覺,腿蜷在地上的姿勢怎麼看都會麻。


他手裏還拿著從摩可拿那裏借來的漫畫。黑鋼忍不住拿起來翻了翻,發現這一本里基本都是魔法師的故事。


畫面有些慘烈,他沒什麼仔細看下去的動力。畢竟,他一點都不想看著那個和自己的室友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受苦,哪怕是在漫畫裡,那也會讓他不爽。


他好不容易在夢裡找回一個大團圓,實在不想再把那美好的幻想給打破。


在他把漫畫放回法伊手邊的時候,那隻手突然動了動。


他金髮的室友猛地抬起頭來,像是被夢魇嚇醒一樣。


“……!”


藍色的眼睛對上黑鋼的,其中的驚魂未定,被後者統統收入眼底。不知道是睡意還是什麼,那雙眼睛有些失焦似的,在他身上來回遊走。


“黑大人……手……”


他突然有些神經質地緊抓住黑鋼的左胳膊,還小心翼翼地捏來捏去,像是要確認那只手是不是真實存在一樣。


“還在啊,真好……”


安下心之後他長長出了口氣,手卻還下意識地抓著黑鋼的胳膊不放。


“……你發什麽神經!”


面對他的狀況不明,法伊只是露出一絲苦笑。


“我夢見……黑大人把手……砍掉了。”


“啊!?”


“感覺挺不好的……反正。”


能被一個夢給嚇成這樣,讓他忍不住想要嘲笑這傢伙。不過看著他臉上再次浮現出來的笑容,他說什麼也沒法開口嘲笑──那笑容即便是在檯燈下,也顯得蒼白極了。


看來確實是嚇壞了啊。黑鋼想。


“……那漫畫是不是不吉利啊。”


憋了半天,他終於擠出一句來。


“不知道,也有可能是我不吉利呢。”法伊垂著頭,昏昏地嘟囔。


“胡說八道什麼……明天就拿去,還給那個白饅頭。”


黑鋼低下頭去,與此同時,另一個人像是要說什麽似的擡起頭。


有些發燙的嘴唇擦過金色的睫毛,兩人都爲這突如其來的碰觸渾身一震。奇怪的是,黑鋼竟也不覺得有絲毫尷尬,甚至還頗有些打算聽之任之的意思。


他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了。見法伊還扭著半個身子蜷在地上,他忍不住拽了他一把,把他扯到床上離自己更近一點的地方,好仔仔細細地端詳藍眼睛里迷惑和沒收好的一絲畏怯混在一起的一團混亂。


他自己的臉,就倒映在那一團混亂里。


“……別想了,我不是挺好的嗎。”


意外地有種安心感,他把嘴唇貼在剛剛擦過的地方,貼得更細密也更有力,他甚至能感到透明的眼珠在眼瞼下不知所措地轉動,不知道這種時候要看哪裡才好。


“對不起……”


“嘖。”


作為無端道歉的懲罰,黑鋼在那片極度敏感的區域很輕很輕地吸吮了一下。他感到法伊的肩膀又抖了抖。不過沒關係,既然已經是下班時間了,他就有足夠的時間來讓那些緊繃的肌肉放鬆到他滿意的狀態。


他放棄了在他的眼瞼上繼續磨蹭,而是像個有親膚症的孩子一樣,手環過對方的腰和後背,臉埋進他線條分明的頸窩,在那裡留下隱秘的吻痕。


“幹嘛要把那傢伙找來做飯給我吃啊。”


他突然想到了些事,便有些不快地嘟囔著。


“可……我不太會做日本料理啊……?”


“下次不用了。”


“誒……?”


“我是說……不用麻煩他了。”


你做的就好……這種話打死他也說不出口。於是他只能用一種比較笨拙的方式,試圖傳達他的情緒,並且試圖通過身體的接觸,讓他了解得更快。


果然,另一個男人的手臂開始很有默契地磨蹭起他的頭髮。


“黑大人,你還在發燒吧……好熱。”


即使這麼說,法伊也沒有推開他,而是像試體溫一樣,在溫熱的頭皮上輕輕撫摸。


“是你太冷了。”他嘟囔著,嘴唇一路上行,在貼上另一個人唇角的時候,開門聲就響了起來,甚至還不給他半秒時間期待接下來的一切。


 


“打擾了,黑鋼老——哇!”


門口站著的是面紅耳赤的小狼,尖叫出聲的四月一日和目瞪口呆的小櫻。


小櫻的一條腿上還打著石膏,一隻手拄著柺杖,另一隻手扶著小狼……雖然床上的兩人立刻就分開了,但看到眼前的景象,小櫻還是嚇得差點摔了個跟頭,還好小狼在一邊穩穩地扶住了她。


“由、由伊老師說,門沒鎖的話,我們就可以……進來……對不起!!!”


四月一日激動得結結巴巴,甚至連迴避都忘了。


“是你們啊~沒關係,在外面坐一下吧,我馬上就過去~”


黑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瞠目結舌,看著法伊淡定得過分地讓幾個孩子先出去,然後低下頭飛快地在他嘴唇上蹭了一下。


“沒辦法了,先這樣吧~”


“……你的腦子是用什麼做的啊!?”


不敢驚動到外面的孩子,他壓低了聲音吼,顧不得臉早就漲紅了。


“無所謂嘛~反正早晚都要被他們看見的~對吧~”


“到底哪裡對了!?!”


“啊哈哈~黑炭老師你還真可愛。”


“……可愛你個鬼啊?!?!?!?!??”


 


終於壓抑不住怒吼出來的黑鋼,覺得這下真的要落到被全校恥笑的境地了。


他再也不敢生病了。再也不敢了。




END


12.19.13




「如果沒有被打斷的話就是這樣的展開」


這樣想著我愉快地搞了H(……)雖然是比這個後篇先寫出來的。


請先三思自己能接受H之後!再點!


【短篇/R18】體育教師一日病假(私立堀镡学园/黒ファイ)肉番外 點我

评论(3)
热度(27)
  1. 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在repo之前讓我說一下自己的事⋯⋯咳,昨天做噩夢了,夢見了自己的手被一只兩、三米高的大獵犬咬下來,
  2.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恭喜完坑啊wwwww黑大人生病的一天也是那么的和谐呢(理事长语气明明就很喜欢麻麻做的饭吃都吃光了就别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