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短篇】Twins and Troubles(私立堀镡学园/黒ファイ)

天啊双人宿舍还住个由伊被校长知道会揍你们的【校长才不管这个


麻麻也知道爸爸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吧这么一想麻麻实在太黑了!

爸爸你是有多少女,脑补技能点都满了连我那么猥琐都知道是在揉腰而且怀孕是个啥啊要怀也是怀你的孩子好不【闭嘴】还有那个送饼干外加告白的女孩子一定是我【......

爸爸真是个好男人,麻麻你在爸爸面前调戏他就算了在他背后就别继续调戏了你看他睡觉都不踏实的。还有天天听你说你们那些破事老公不在的由伊会很忧桑的

诶原来你们是坐着聊的?我还以为是躺一张床盖着被子聊呢

怎么装由伊也不像啊麻麻,还让舅舅剪辫子了太坏了!舅舅你别太宠他了你们看五百块拿着火球过来了!【x

爸爸果然是很帅啊啊啊对付这么笨的麻麻就应该要按倒在床上掀衣服!!

五百块太帅了我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热气了!!


这种丧尸的设定实在是....还好有由伊家的黑爸爸不然真的要修罗场了!【捶地

万年定番:由由我最爱你了!!!


千葉紗由:

Summary:兩人宿舍住進第三個人之後的某天發生的故事。黑×法+由。我私心讓他們住一間屋了……最後讓由伊家的黑爸爸露了個臉,否則只有黑法幸福太不公平惹(。

之前小間說想看「黑大人以為雙子在啪啪啪」和「法伊裝成由伊然後被識破」的梗,兩句話我居然擴展了這麼長又喪病的一篇東西出來。

不對其實是她喪病,跟我沒有關係嗯。


Twins and Troubles


自從雙人宿舍添了一位新房客,黑鋼老師的生活中就多了不少煩惱。

由於臥室的隔音效果有點糟糕,再加上黑鋼睡覺很輕,所以晚上總免不了聽著隔壁兩兄弟沒完沒了的臥談輾轉反側。不過,他從不肯承認,自己睡不著的原因不是他們嗓門大,而是因為他太過在意談話的內容。


比如昨天晚上,黑鋼清楚地聽到隔壁傳來法伊的聲音,他正在跟由伊惟妙惟肖地描述體育老師在走廊裡被班上的女生堵住送手製餅乾外加告白的情景──門可是還開著呢。

「……然後那位黑老師,臉可是唰地一下就紅了哦!還左躲右閃的,比那女孩子的反應還少女,真是太──可愛啦!……」

諸如此類的內容進行了五分鐘之後黑鋼實在忍無可忍,他從桌上抄起一本《體育健康指南》就衝到他房間里,對準那還在滔滔不絕的傢伙金燦燦的後腦勺一記狠砸。

正常情況下,反應敏捷的化學老師是絕對不會中招的。可他不確定坐在他對面的由伊有沒有跟他一樣的反應速度,所以他反射性地站了起來,後腰穩當當地接住了那一下。

見他疼得皺起眉頭,黑鋼覺得有點愧疚。

幸好他扔的不是那本能砸死人的化學書,否則他可能會恨不得先砸了自己。


──看來今天也是類似的展開了。

黑鋼躺在床上翻個身,努力不去在意隔壁的陣陣呻吟聲。

「嗚……由伊……你輕點……」

「對不起啊法伊……忍一忍,等一下就不痛了。」

「我說還是……算了吧?……嗚哇!」

「……再忍最後一下……」

「嗯……」

「別亂動啊,會更痛的……你再叫的話,黑鋼老師會擔心了哦?」

「嗚……嗯。」

接下來的五分鐘,體育老師的耳畔不斷回響著他以為只有自己才能聽的聲音。


……不會吧。

別開玩笑了,那兩人可是兄弟啊!?

不對,正因為是兄弟……算了愛怎麼樣怎麼樣吧。

又不會懷孕或是什麼的……就算真懷孕也不關我事。

……天哪我在想什麼。

體育老師粗暴地抓起枕頭捂在自己臉上,默默數羊來屏蔽另一間臥室里傳來的奇怪噪音,順便考慮起明天早上要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面對那對雙胞胎。


「早啊,法伊,腰還痛嗎?」

第二天早上他剛睜開眼睛,就聽見由伊在廳裡這麼問。

「當然痛啊!那麼用力怎麼可能說不痛就不痛……」

「可你不還是沒跟黑鋼老師說嘛。」由伊笑著調侃。

沒等另一個人再回答,黑鋼就拉開房門衝了出來。

大概是因為情緒激動,他把門弄出了巨響,嚇得雙胞胎齊齊朝他看過來。

他第一眼就瞄見了站在爐灶邊幫著由伊做早餐的某化學老師──法伊的手本來捂在腰上,可一見他出來就立馬抬起了手,很自然地跟他打招呼。

「哎呀早上好~黑胖胖老師~昨晚睡得好不好啊~」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他氣呼呼地往桌子旁邊一坐。

「誒?」

法伊的表情僵了僵。

「啊,莫非黑咪老師是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東西~」

眼看著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欠揍,黑鋼驚訝于他居然痛快承認的同時,有點不爽地別開了臉。

「你們愛幹嘛幹嘛,跟我沒關係。」

「好冷淡啊,黑噗老師~」

法伊擺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哼哼,順手把由伊煎好的第一盤雞蛋和培根放在了黑鋼面前。

「……感情真好呢。」

以另兩人注意不到的音量嘟囔了一句,由伊對著煎鍋里的雞蛋笑得很開心。


其實這還只是體育老師煩惱的一部份。

他更大的煩惱,源自化學老師不斷升級的惡作劇。那傢伙大概是認准了黑鋼在由伊面前會多少顧及面子,不至於對他太過分,於是也就愈發肆無忌憚地捉弄起這位本就已經睡眠不足的可憐老師。


「歡迎回來,黑鋼老師。」

下班回家的黑鋼一進玄關,就看見由伊笑眯眯地站在那裡。

「……你把頭髮剪了?」他有點驚訝地看著眼前男人的髮辮變成了空氣。

「是啊,總覺得剪了會清爽點。」由伊撥弄了一下短短的髮梢。「果然還不錯。」

「那傢伙呢?」

體育老師覺得,如果不親眼看著另一個短頭髮的男人出現在他面前,他實在沒法排除冒充的懷疑。

「法伊的話,出去買菜了哦。」由伊眨眨眼睛。「黑鋼老師……你不相信我嗎?」

他的表情看起來相當誠懇,黑鋼覺得自己再毫無證據地懷疑下去就有點不厚道了。

「沒有……我就問問。」

「黑鋼老師好在意法伊啊。」金髮男人眯起眼睛。

「瞎說什麼……」

黑鋼嘟囔著,換上拖鞋往屋裡走。路過垃圾桶的時候他還特意瞄了一眼,發現裡面掉了幾縷金黃的頭髮,這才放下心來。

「黑鋼老師,你今天早上……生氣了吧?」

由伊坐在餐桌前,用茶匙攪動著喝了一半的紅茶問道。

「……我幹嘛要生氣。」

「因為昨天晚上,聽見了奇怪的聲音?」

「…………我什麼也沒聽見。」

「還說呢,眉頭都皺起來了。」由伊歪著頭笑了。「我跟哥哥,沒有在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哦,黑鋼老師放心吧。」

「都說了我沒介意啊……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跟我沒關係。」

「那黑鋼老師……你討厭法伊嗎?」

他問這話的時候停了手上的動作,藍眼睛直直地望著黑鋼,就像那是他自己的事一樣嚴肅。

「那傢伙確實挺煩人的。」黑鋼拿了本雜誌坐在他對面。「應該說他就是那副德行吧,即使我討厭他也改不了。」

「黑鋼老師,轉移話題可不行啊。」他突然犀利起來一針見血。「討厭,或者是不討厭,選一個?」

「……這是我跟他的事吧?」黑鋼沉聲道。

聽他語氣里有些警覺,由伊像是為了遮掩情緒一樣低下頭去。

「哪有那麼嚴重,我就是一直很好奇。」

可黑鋼的眼睛卻眯起來了。

總覺得……哪裡有點可疑。

「……你能幫我倒杯茶嗎?」

「只有紅茶哦,黑鋼老師你喝嗎?」

「那你以為我喝什麼?」

黑鋼挑釁般地審視著男人的藍眼睛,看得他有些心慌似的站了起來。

起身起得太猛,由伊像是碰到痛處一般反射性地彎下腰,表情也扭曲起來。他伸手想扶桌子,卻被忍者握住了胳膊。

「……你玩夠沒。」

法伊抬起頭,只見黑鋼很不客氣地拉下了臉。

耍他也得有個限度吧。


「我回來了,黑……黑鋼老師。」

一進客廳就看見眼前的情景,由伊覺得,也沒必要逼自己學他的樣子叫那些亂七八糟的暱稱了。只不過在這時候進來實在有點不巧,黑鋼轉向他,把怨氣掉了個頭全發洩在無辜的雙胞胎弟弟身上了。

「你說。」他表情陰沉地問真正的由伊。「這傢伙到底怎麼了?」

由伊有點歉疚地垂下頭去。

「前天晚上……記得吧?」


這麼一說他就想起來了。

無聊的幾句玩笑話激起他一如既往的憤怒反應,只不過,這次確實造成了點傷害。


「……回房間讓我看看。」

體育老師發揮起自己的怪力,不由分說地扯起化學老師的胳膊就把他往屋裡拖,動作粗暴得讓他陣陣哀嚎。

「疼!黑大人你輕點……喂……!」

拽回房間,把人往床上一按,他不顧當事者的慘叫和百般阻撓,拽著法伊背後的襯衫一把掀了起來。

一氣呵成的樣子還挺帥的──由伊忍不住在心裡打趣。

「……嘖。」

一塊有他手掌那麼大的青紫,很顯眼地烙在他顏色極淺的肌膚上。

「黑噗老師你簡直太暴力了……」法伊有氣無力地負隅頑抗,看著黑鋼一邊按著他,一邊在床頭櫃里翻藥膏。「再說了,你不是討厭我嗎……!?」

你聽誰這麼說過了啊。

黑鋼咬牙切齒,剛想爆發,卻被由伊笑眯眯地搶過了話頭。


「我怎麼一點都不覺得,黑鋼老師有半點討厭你的意思呢,法伊?」


被叫到名字的人一怔,幾秒鐘后又開始可憐兮兮地嚎起來。

「由伊你快阻止他……他來上藥的話我會疼死的……真的……」

「閉嘴別動,我要塗了。」

「由伊……你來行嗎……求你了……」

面對兄長口是心非的請求,由伊笑得很溫柔。

「真對不起,但是我突然想起來有個電話要打……你們慢慢來哦。」

說著由伊就很識相地退了出去,把他那個還在虛情假意求饒的哥哥跟黑鋼兩人關在了房間里。

從剛才開始他褲兜里的手機就震個沒完沒了,想也知道是哪個傢伙打來的。

由伊一邊往陽臺走,一邊把手機掏出來,選中未接來電的號碼撥了回去。

「喂?」

「……怎麼不接電話啊!?」

電話一接通,就聽見話筒另一邊的男人劈頭蓋臉地吼過來。

「哥哥和黑鋼老師和好了,我就看了一會兒。」

「真可惡。」男人咬牙切齒。「不過,下週我就能過去幫你揍那兩人了。」

「……可我不記得有拜託過你幫我揍他們啊。」

「我不管,你叫那個黑什麼的準備送死吧,居然敢讓你做飯……」

「都說了,是我自己願意幫忙的……啊,對了。」

「怎麼了?」

「我把頭髮剪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等電話那邊的慘叫結束,由伊就很敏捷地按了掛斷。

不過,下個星期之後,黑鋼老師的麻煩估計又要大了。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地向那位可憐的體育老師說了聲抱歉。


END

Sayu

12.08

评论(1)
热度(42)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2. mosdosjc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wwwww 千葉紗由
  3.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双人宿舍还住个由伊被校长知道会揍你们的【校长才不管这个 麻麻也知道爸爸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吧这
  4. 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請讓我做一個幸福的表情!!!謝謝sayu桑投喂!! 三人生活好和諧!雖然偷聽的黑大人睡眠質素一直下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