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段子集合】甜蜜蜜十五題(ツバサ/黒ファ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呀甜得没有牙闪得眼都瞎惹!!!!

人夫又脸皮薄的黑大人简直是大杀器!!哪里有OOC了!【天天OOC习惯了吧你

我看见了好多梗呜呜呜呜【

爸爸的怪力、樱都国、咬脖子、十指紧扣、抢被子还有你的膝枕终于写上啦!!!

我觉得你一定写得好爽咻咻

全程捧大脸痴笑,还好我已经回家了不然一定被老板揍【

个人最最最喜欢28,不过其实其他的都是最最喜欢的级别嘤嘤嘤!!!


明天法师考试加油!写了这么甜的东西麻麻一定会保佑你的!

申不申什么的就别理了,当法师辛苦咱就别当了!考了170+然后不申多屌啊是吧!【喂


千葉紗由:

※ 都是小段子,和題目一樣甜得倒牙,充滿skinship,廢萌,純撒糖……所以不可避免地OOC。如果雷嚴重CP向or核爆級閃光彈or人夫黑人妻法,請一定慎入。
可是偶爾這樣OOC一次真是爽死我了哈啊哈啊(。
這題目太棒了我爭取把另外十五題也干了去(喂

原題目地址點我

 


 

甜蜜蜜十五題/黒ファイ


01.顫動的指尖正微微發燙

忍者從沒跟魔法師說過,其實他很享受深夜里落在他臉頰上的那些熱情而膽怯的觸碰。

他喜歡那微涼的指尖傳來的矛盾又眷戀的情緒。不過,要是魔法師知道他在做這些的時候自己都是醒著的,大概這感覺就會不復存在了。

為了能一輩子享受這種禁斷般令人興奮的默契,忍者決定把這個感想帶進墳墓。


02.後知後覺的撒嬌

雖然每次被那個怪力忍者揍過之後都要痛上好一會兒,可魔法師慢慢發現,其實那拳頭真正的實力是能徒手鑿穿牆壁的程度。


03.突如其來的熱視線

從無夢的睡眠里醒來,先映入眼簾的是至近距離下深紅雙眼里發燙的溫度。

「早啊黑大人,我臉上有東西嗎?」魔法師彎起眼睛。

「……啰嗦。」

不輕不重的一記拳頭敲下來,金髮男人摸著被揍的地方,委屈地撅起嘴巴。

明明是笨蛋忍者自己害羞,要受皮肉之苦的怎麼又是他呢。


04.維他命不需要哦!

「嘖,你怎麼這麼瘦。」

黑髮忍者的目光很嚴肅地劃過魔法師的腰線。

「啊哈哈,黑大人你餵我多吃點就好了~」。

「那你想吃什麼?」

「……誒?」

剛才還晃著手臂一臉不正經的魔法師,笑容被他的話嚇僵在了臉上。


05.你的體溫

每次夜裡醒來出去轉悠,他都要被忍者抓個正著。

只不過到天台上看看雪景,可回過頭就見那人杵在門邊表情險惡。

「……穿著。」

黑頭髮的男人也沒阻止,只隨手脫了外套,搭在他睡衣上。

「感冒就麻煩了。」說完他擺手回屋,一刻也不多留。

那外套內側的絨毛像肌膚,執拗地替他捂熱了身子。

許是身上太暖了,雪花落在掌心上,他竟感到了幾分冷。

……要不,還是回去吧。

魔法師不甘心地嘟囔。


07.既丟臉又害羞的約會

「又要買東西又要教小狼劍術,大狗狗真是辛苦啊,來,獎勵~」

就在咖啡廳老闆冷不丁把嘴唇貼在一臉嫌棄卻沒躲開的忍者臉上的時候,少年和少女正好推開門走了進來。臉上的表情告訴吧台前的兩人,先前那句話他們並沒聽見。


08.安靜的幸福進行式

忍者一向覺得自己對娶妻沒什麼興趣,但這并不妨礙他喜歡有人替他斟酒喝的感覺。


15.紅茶與提拉米蘇

買哪種回去好呢。

忍者站在西點鋪子的櫃檯前面,挪不動腳。


16.當呼吸化為喘息

是男人,總會有征服的慾望。

就像魔法師常為了主導權而向他挑釁一樣,他也對在肉體上留下痕跡有著極大的執著。既能享受到余裕全無的喘息,又能昭告他的所有權,何樂而不為呢。

想著,他一口咬上身下人白皙的脖子。


17.無法拒絕的可愛請求

「要是黑噗老師把膝蓋借我,感冒就跑光啦……」

裹著毯子縮在沙發一角的化學教師吸吸鼻涕,可憐巴巴地拽起沙發另一側讀書的男人垂下來的袖口晃來晃去。

「……哼。」

無可奈何地皺起眉頭,體育教師只好抬起手臂來,好讓另一個男人心滿意足地佔據他的膝蓋。


19.挨近了你的唇

「我說,黑大人啊~」

他一回頭,魔法師可惡的笑臉就在眼前,連鼻子都碰得到的距離。

「你幹嘛?」

「哇,黑噗明知故問~」他眼睛彎彎的,十分可疑。「當然是~那個啦。」

「……」

他一副臨陣態勢地眯起眼來,魔法師突然開始捧腹大笑。

「哈哈哈不是吧,黑汪汪你還真信了!」

「……你看我信不信。」

就算是忍者,忍無可忍的時候,也無需再忍。於是他本著行動派的原則一把拽過那嬉皮笑臉的男人,幫他把沒膽量實踐的「那個」變成了現實。


21.反覆無常的甜蜜刺激

「是這裡嗎?」

忍者貼著他的耳朵問,行動卻是惡作劇一般地聲東擊西。

「明知故問……可不是好習慣啊,黑大人……」

膚色迥異的兩隻手相互交纏,被壓在下面的那隻由於極力的忍耐而絞緊了床單。

對著魔法師拼命擠出來的虛弱笑容哼了一聲,之後忍者就毫不吝嗇地給了他所需要的一切。


27.交換日記

語言不通的時候,那傢伙常常畫畫給他看。

有時候畫想表達的意思,有時候故意把忍者的臉畫的七扭八歪。還有不少時候,他把他們兩個人畫在一起,張張都畫得活靈活現。

有幾張忍者覺得挺好看,至今還疊著放在口袋裡。

……當然不會讓那個白癡魔法師知道。


28.睡顏誘惑

忍者承認,他對躺在地毯上睡著的魔法師束手無策。

說來可恥,他第一個念頭就是抱他去床上睡,但這顯然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在小狼小櫻都在一邊醒著的情況下。

下一個念頭是叫醒他,但這會讓他良心不安。

腦內鬥爭的時候,他盯著魔法師被火光映得發亮的睡臉看,隨即意識到這也不合適,於是他移開了視線。

移開了視線也無濟於事,那金色的額發和睫毛實在亮得太扎眼,在他視野里深深烙上了惱人的視覺殘留。

呆站了有一分鐘,忍者咬牙切齒地扯下斗篷,丟在他身上揚長而去。


30.腳趾纏繞

「……別靠過來。」

半夢半醒間忍者嘟囔著,卻也只是隨口嘟囔而已。

「可是我冷啊,被子都被你搶走了……」冰涼的腳趾尖碰上他的腳踝,然後一點點往下蹭,激得他一個寒顫。

「胡說八道,不都在你那邊嗎。」

「還是冷……」

「我也冷啊……都說了別靠過來!」

「騙人,黑大人身上這麼暖和。」

白天忙了一整天,他實在受不了大半夜還不讓他睡覺。

於是用被子裹上,抱個滿懷。

「行了閉嘴吧,我要睡覺了。」


2013.12.06

Sayu


等了大半年,明天終於要考了,今天卻突然大徹大悟,打算放棄了OTZ
不管怎麼說我頂著山大的鴨梨過了這半年,考我是一定會去考的。
臨陣依舊不務正業,寫了這篇很俺得的東西,當是給自己攢點考運w

PS.第八題的斟酒……居然官方真用了這梗,簡直喪心病狂。

评论(1)
热度(39)
  1. 长留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转载了此文字
  2. 长留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3. 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我屮艸芔茻要不要這麼閃!!要不要!!要不要!! 對法伊溫柔對黑大人來說恐怕是一種本能吧,明明看起來
  4.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呀甜得没有牙闪得眼都瞎惹!!!! 人夫又脸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