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連載】ヒカリノサキ(光之彼方)Chapter 2(ツバサ/黒ファイ)

终于看见第二章了w

一上来就被桃雪闪了一脸……儿子和儿媳妇团圆了太不容易了QAQ

好可爱的散发的呆呆的麻麻^q^跟嫂子的互动果然很和谐啊!

唔爸爸你一到了麻麻的问题上脑子就转得挺快的这就是所谓的身体的记忆是吧【不

连儿子儿媳妇都不要了真是见色忘义【。

白馒头真是业界良心!见证夫妻情深的第一人……人?


鹰王大人看来就跟爷爷长得一样了,舅舅好福气。

“你的那位”也到了哦麻麻wwwwww


辛苦啦给由由揉肩!!!!!流水账搬的repo别嫌弃【爸爸脸


千葉紗由:

Note:第二章!!異世界的鷹王和由伊要出場了!!!
鷹王大人的tag大概是:【幾乎對什麽都不感興趣】【對重視的人會采取默默守護的態度】【不太會說話】【跟愛炸毛的黑爸爸不同,經常諷刺挖苦】【其實很溫柔】
戰鬥的方式是操縱火。
還有由伊的設定我覺得也要先說一下,否則可能會造成困惑……
在這篇文,這個世界裏的【巴勒利亞】,由伊是哥哥,法伊是弟弟。
而且在這個【巴勒利亞】,並沒有雙子招致不祥的傳說。由伊是以長子的身份繼承王位的。後面也會提到,和小狼黑鋼他們在一起的那個法伊,只是被召喚來填補在這個世界裏缺失的【法伊】這個空缺。
以及跟鷹王大人相對的,由伊擅長的是冰系魔法w


ヒカリノサキ

 

 


 

Chapter 2


──所謂神官,即是政府認命的最高神職人員。

就玖樓國的情況來說,雪兔是作為全國最強的魔力持有者當上神官的。毫無疑問,實力和血統是最重要的因素,但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讓這個職位非他莫屬:身為國王的桃矢,和他是總角之交。兩人之間幾乎不用敬語,從小到大一直親密得形影不離。

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這個職位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其他的候選人。


“小狼和小櫻,手牽得好緊啊。”

雪兔坐在酒館二樓的窗口,瞥見人群裡帶著小櫻四處逛的小狼,很是欣慰地感慨道。

“……你別哪壺不開提哪壺行嗎。”

一邊的桃矢咬牙切齒,自己斟了杯酒,一口灌下肚。

這裡是玖樓國國都評價最高的酒館。在他們出門之前,皇宮里的侍衛特意跟他們推薦了這裡的果子酒,還通知老闆幫他們預留房間,好讓他們逛慶典的時候有地方休息和用餐。一到目的地,小櫻和小狼就迫不及待地跑去逛街了。而桃矢卻說想先喝點酒,不由分說地拉著雪兔上了二樓看街景。

“可是你也知道吧,他們早晚都是要在一起的。”

既然已經是大家公認的事實了,你再鬧彆扭也只是倒行逆施。

用眼神傳達著這樣的意思,雪兔笑得信心十足。

“……你嚐嚐,這酒果然不錯。”

臉色愈發陰沉的國王陛下突兀地岔開話題,倒了一大杯果子酒硬塞到雪兔手裡,那有點猴急的神色,讓神官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

“唉,桃矢你啊……”他一邊被迫喝酒一邊醞釀起下一個話題,直到思路被突然發出光芒的法杖打斷。

“怎麼了?”桃矢猛地站起來。“該不會是什麼……”

“不是。”

雪兔很確信地下了結論,他放下酒杯,也跟著站了起來。

“這只是次元通訊。”

他低聲唸了一句咒語,法杖便自己移動到離牆壁幾米遠的地方,在牆上投射出一個半人高的圓形魔法陣。過了一小會兒,投影的圖像穩定下來,在法陣的中心,慢慢浮現出一個男人的臉。那個男人有一雙很好看的藍眼睛,長過肩的金髮懶洋洋地散著,看起來像是剛睡醒,還沒梳過似的。

“你好啊,神官先生~”似乎那邊的通訊有所延遲,他先是呆了一會兒,才驀地換上一臉友好,朝他們兩人招手。

“您是……?”

雪兔皺起眉頭。總覺得那張臉有幾分熟悉,卻又想不起來究竟是誰。

聽他這麼問,金髮男人一怔,不過轉瞬就變回了那副笑嘻嘻的淡定表情。

“我名叫法伊·D·佛羅萊特,和您一樣是魔力持有者。”

他說著,優雅地微微欠身,湖水藍的眼睛也跟著眨了眨。


“你不是這里的人吧。”

桃矢警惕地向前走了一步,擋在雪兔身前。即便是通過這種方式見面,他也能隱約感覺到,這個笑嘻嘻的男人,有著非比尋常的魔力。明明玖樓國應該沒有比雪兔更強的人才對……何況,他還不認識這個男人。

“誒~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哪裡。”男人一臉輕鬆地彎起眼睛。“放心吧,我不是來找麻煩的,只想打聽幾個問題……雖然,有些問題看來已經不用問了。”

他說得意味深長,遺憾地摸了摸後腦勺。

雪兔皺了皺眉,沉思片刻之後拽著桃矢的胳膊示意他坐下,自己也跟著坐了下來。

“請講。”他很客氣地說道。“如果可以幫到您,我會盡力的。”


不知怎的,雪兔覺得他有責任幫助這個男人……雖然他看起來有些可疑。

但至少那張臉上的表情是誠懇的,而且,他的直覺讓他無法忽略剛才那一瞬的既視感。

更讓他在意的是,隨著這個人的出現,他開始愈來愈清楚地意識到,某個平衡,正在逐漸被打破。


與此同時,另一個趕在他之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男人,正在和自己劇痛的肩膀作鬥爭。

即便如此,他還是緊緊地握著那條髮帶不肯鬆手,彷彿把它當成了某個無比重要的線索,或是一把能解開他所有疑惑的鑰匙。

“那魔力……查得出來源嗎,饅頭。”

白色的生物搖搖頭。

“已經不在這裡了。大概用不了多久,這點魔力也會消失的。”

“不在這裡……那就在別的什麼地方,對吧?這個世界裡的其他位置,或是乾脆……是在其他的世界裡。”黑鋼飛快地做著推斷。

摩可拿點頭。

“那你能傳送過去嗎?趁著這點線索完全消失之前……”

忍者試探性地問道,招來了摩可拿懷疑的目光。

“……黑鋼你要做什麼?”

“我……”

肩頭不間斷的悶痛給大腦帶來的清醒,是黑鋼沒想到的。他甚至都想不到,自己的腦子什麼時候轉得像現在這樣快過。

但有時不自然的清醒,會間接導致一些瘋狂的舉動。


“我想去,”他說,嗓子因為激動而有些乾燥。“我要去……這魔力的主人那裡。現在就去。”


這個大膽而不計後果的設想一出口,摩可拿就呆住了。別說是摩可拿,就連黑鋼自己也嚇了一跳。但他卻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也不想收回這個念頭。

他自覺只不過是一如既往地貫徹自己想做就做的直白信條而已。

“黑鋼……”

白色的小小生物看著他,欲言又止。

不過她看起來似乎是在真正開口之前,就已經被血紅色眸子里流露出的堅定說服了,竟沒有提出半句異議。

“可小狼還在外面啊?你就打算自己一個人去?”

“你跟我一起去。”忍者不假思索地命令。

“但總要有人留下來跟他們說清楚吧?”摩可拿像撥浪鼓似的搖晃著腦袋和身子,樣子焦躁極了。“而且你的肩膀……還是很痛,對不對?”

“玖樓的神官肯定很快就能感覺到了。那小子的話有公主呢,不用擔心。”因為不太擅長撒謊,於是忍者乾脆對肩膀的問題避而不談。“你要是再不快點的話,想去也去不成了。”

似乎是能用來阻止的藉口都已經被駁回,摩可拿皺起一張小臉,一言不發地耷拉著耳朵。

“如果你不想去,那就把我送過去,做得到吧?”

黑鋼說著站了起來,拿過一邊的刀和斗篷。

為了不丟掉重要的線索,他把那根藍色的髮帶牢牢系在了手腕上。


“……不,摩可拿跟黑鋼一起去。”


她突然下定決心般地抬起頭。

“既然黑鋼認為,去找這個人是很重要的事……那摩可拿就相信黑鋼。”

話音剛落,小小的白色身體就飄到半空中,張開了巨大的白色翅膀。

“好樣的,白饅頭。”

仔細想來,這大概還是他第一次誇獎這個鬼點子不少卻還算任勞任怨的小傢伙。


在他們目的地建築里的某間盥洗室內,某個金髮的男人正避開眾人的視線,毫無危機感地自言自語著。

“哎呀,這下麻煩大啦~”

切斷次元通訊,法伊靠在牆壁上嘟囔,順手扯了下沖水,好讓外面的人以為自己是來做正事的。

剛才只和那兩人淺談了幾句,他就覺得情況不妙了。於是他只好略施小計,裝出痛苦不已的樣子,找個藉口把自己關進盥洗室好和玖樓國的神官取得聯絡,打算先弄明白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顯然沒有什麼好消息能讓他振奮起來,幾乎一切都比他想的還糟。

原本的世界裡,別人關於他的記憶,似乎全部被移除了。而且據神官說,就連附有他魔法的黑鋼的義肢,也開始出現異常。隨著他肉體的遷移,「法伊·D·佛羅萊特」這個存在,也在原來的世界中被徹底抹消了。

雖然了解情況,但法伊想不明白個中原因。他現在確切了解的,只有自己來到這個地方的契機──次元通道活躍和魔力不穩的雙重作用。但這對於改善他的現狀,卻沒有絲毫幫助。眼下這個狀況,最有用的還是他自己從周圍的環境和那兩個人給他的信息里推斷出來的東西。

他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某個次元的「巴勒利亞」。具體的時間點和空間點都不清楚,但他能從種種跡象確定,這個「巴勒利亞」,絕對不是他出生的那個國家。

那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是這個國家的國王。他似乎是使用了某種古老的召喚術,本該召回的是他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卻陰差陽錯地變成了他。

而在這個世界裡,他的弟弟,剛好也叫「法伊」。該說是命運使然嗎……用了本是哥哥的名字,到這個世界,卻還真的成了弟弟。

法伊有些混亂地揉著劉海。讓他感到有些焦慮的,並不是被迫來到異世界這件事本身,而是這個異世界里的巧合多到不可思議,以至於讓他想起了一些相當糟糕的回憶。

不知不覺他已經在盥洗室里呆了好久,外面傳來了有些急躁的敲門聲。

“法伊,你還好嗎?沒事的話就告訴我一下!”

“我沒事……這就出去。”

法伊很順從地回答,同時試圖把心裡亂七八糟的情緒抹掉。

……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這樣想著,打開盥洗室的們,發現自己的心情意外地還算輕快。

大概,是受那個男人影響太深的緣故。


他一開門,就發現站在門口等著的那兩個人。

“法伊!”

那猶如他雙胞胎哥哥一般的男人一看見他,立馬就湊過來,緊張兮兮地握著他的肩膀。“你應該回去躺著,我等一會兒叫人把晚餐送到你臥室。”

然後他轉向一邊靠在牆壁上,興味索然地抱著雙臂的男人。

“鷹王,你去。”


……鷹王?


法伊動了動喉結,努力讓自己顯得不是特別驚訝。他也把目光移到那個男人身上,發現那個大個子除了表情之外,從名字到外貌真的都和他認識的黑鋼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面前的這一位留著短短的髮辮,看起來比他的那位要優雅幾分。

“幹嘛要我去啊,隨便找個僕人送不就完了嗎。”

被稱作「鷹王」的男人翻了個白眼,淡淡地反駁道。

“交給別人我不放心啊。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弟弟。”

國王說著,對他笑得相當燦爛──顯然是他有自信會奏效的懷柔政策。

果然,看到這個表情,鷹王就不再還嘴,而是一副明顯不服氣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抬起頭盯著天花板。

“謝謝你,陛下。可我不是太餓……”

“你叫我「陛下」幹什麼!不是早就說過叫「由伊」,或者叫「哥哥」就行了嗎?”


……由伊。

這次,魔法師再也沒辦法掩飾自己的驚訝了。


面前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名叫「由伊」──和他原本的名字一模一樣。

那個酷似黑鋼,卻顯然性格迥異的男人,名叫「鷹王」──和黑鋼原本的名字,也是一模一樣。

看來,那個「會在不同的世界遇到相同的人」的定律,在他身上也一樣適用。


“法伊?”

「由伊」伸出手在法伊眼前晃了晃。像是被他受驚的表情嚇到了,那雙和他一模一樣的藍眼睛裡,擔憂之色越來越濃。

面對著這樣一張臉,法伊只得移開視線咬緊嘴唇。

儘管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不是他的兄弟,但他卻懊惱地發現,自己似乎很難剋制把他當成兄弟的衝動。

這時,走廊盡頭突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他不禁有些慶倖暫時不用面對這糾結起來的情緒了。

來人是皇城里的侍衛兵。見到杵在盥洗室門口的三人,他訓練有素地單膝跪地。

“見過陛下和殿下。”

“出什麼事了?”由伊放開法伊的肩膀問。

“報告陛下,宮殿東側有入侵者。”


CH3

TBC

12.6

评论(1)
热度(19)
  1. 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剛起床就看到更新簡直太幸福了>33< sayu桑辛苦啦~ 巴勒利亞對法伊來說確實是一個充滿著不好的
  2.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看见第二章了w 一上来就被桃雪闪了一脸……儿子和儿媳妇团圆了太不容易了QAQ 好可爱的散发的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