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短篇】Blunder(ツバサ/Infinity设定/黒ファイ)

QvQ爱你

風の街:

Blunder(ツバサ/黒ファイ)


棋局之上,一步走错,就会全盘皆输。

尤其在某些时候,落子的一瞬间无法决定生死,走了许久之后才幡然醒悟,许久前的某个决定,或许就是今天的必然。犹如在玻璃城堡下小心翼翼地凿入了一枚楔子,然后看着小小的裂痕不断延伸,扩大,直到整个世界都分崩离析,化为闪着微光的齑粉,消散入一片黑暗。

自从开始了棋盘上的战斗,忍者的梦境就褪去了所有的颜色。只有不断斗争交缠的黑和白,苦痛不堪地糅合在一起。那种暗淡的灰色沉淀在血液里,时不时就会阵痛。每次疼痛起来,都会牵动他各式各样,复杂不堪的情绪。

空气细微的流动把他从昏睡中惊醒,黑钢睁开眼睛,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

他下意识地朝窗边扭过头去,只见法伊拿着空空的酒瓶站在窗边。赤色的夕阳从他背后照进来,逆着光的金发和几乎没有血色的皮肤,在忍者还未适应光线的眼中,仍是一片黑白。

察觉到他的动静,几乎不像是人类的剪影略微晃了晃。

那只金色的眼珠,慢慢沉淀出一抹不可思议的蓝色。

没有笑意,但他确实在笑。


“你醒了啊,黑钢。”


金发的吸血鬼放下酒瓶走过来,在忍者身边坐下。

“……啊。”

随口应了一声,黑钢打算坐起来,却因为扯到了伤口,而不得不躺了回去。

这个国家的棋赛,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早些时候的比赛打得相当惨烈。或许是因为还不熟悉战法的缘故,他和小狼都受了很重的伤。除却眼前这位身体构造已然与常人不同的这一位,他和那个少年估计都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重新投入战斗。

“你的伤很重,还是不要动吧。”

听起来像是关心,但又没什么感情起伏的话语,绵软而低沉地响了起来。

“他们俩呢。”

“小狼和小樱都很好。只是还在睡觉。”

法伊说着,又朝他笑了笑。可是在黑钢眼里,那不过是扯了扯嘴角。

那表情,并不是什么笑容。甚至,连最最虚假的笑容都算不上。

失去的那只眼睛,似乎把魔法师的情绪也都一起带走了。就像富丽堂皇的楼宇坍塌之后,仅剩下连灵魂都没有的废墟。虚伪也好真实也罢,以前,他至少可以觉察到法伊作为人类的感情。而如今,曾经那些触手可及却捉摸不透的情绪,藏在那副已不再是人类的躯壳之下,仿佛正在慢慢地接近死亡。

这样自暴自弃的垂死,是他无能为力的。

“……我去看看他们,黑钢你就休息吧。”

寻找借口回避着身体的异变,魔法师捂着眼睛站了起来。

“等等。”

黑钢不假思索地伸手拉住他。而又下意识地,拉得比先前两人间的距离还要近。

否则就看不清。否则就碰触不到。否则就会连作为饵食的意义也不复存在。

忍者并不想承认,他有些害怕那样的结局。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黑钢紧紧地盯着那只几乎要被暗涌的金色淹没的蓝眼睛。而那只眼睛的主人,也毫不躲闪地回望着他。那一瞬间的对视,竟然让他有了一丝丝错觉。

仿佛两人之间,真的存在着什么牢不可破的羁绊一样。

“不愧是黑钢,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啊。”

法伊说着眯细了瞳孔,露出了不属于人类的微笑。

“你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才呆在我房间里的吧。”

“……这个嘛,谁知道呢。”

过肩的金发垂下来,魔法师俯身看着他,金色的虹膜在阴影里显得略微有些刺眼。

“要是再增加新的伤口,就更难愈合了。”他意味不明地嘟囔着。

没等黑钢想明白其中的含义,眼前就被一片铺天盖地的亮金色覆盖。

随后是一阵微凉的触感贴上嘴唇,还有尖细的物体刺破下唇的触感。

皮肉撕裂的声音,在交缠之间被淹没得细腻无声。


——前所未有的贴合,与前所未有的远离。


吸血鬼微冷的身躯隔着衣料贴在他的胸前,那几乎要生出爪一般挣扎着的手指若有似无地碰着他的头发。创口微腥的部分被温柔地吮吸着,舔舐着,动作的间隙溢出破碎的浅浅喘息,犹如饥饿的兽类,为捕食而兴奋不已。

这并不是接吻。虽然有些激烈,但却无关情感。

不是人类的情感。不是人类的行为。

有一瞬间忍者绝望地想,那些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会不会再也找不回来。


“这样就行了。”

他说着,毫无留恋地从黑钢身上离开。

刺眼的金色,一点点褪回了安宁的湖水蓝。

然后法伊再也没有说话。

但他也没有走出房间,只是垂着头坐在床上,就像已经死去一样。


自从法伊变成吸血鬼之后,黑钢时不时就会焦躁不安。

慢慢他才明白,这样的焦躁,是因为身边少了一个“人”。即便是作为最强的忍者,黑钢也无法准确无误地感知吸血鬼的气息。即使法伊就站在他身边,四周也好像是空无一人。有时甚至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他都无法确定,身边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这样的无力和焦躁,让他一次次陷入黑与白的噩梦中无力脱身。


“喂。”

沉默得太久,让忍者有些按捺不住。他禁不住出声,却只听见一些破碎的回音。

“醒着就说句话。”

依旧毫无回应。空气中只有一片默然的死寂,就好像他是在愚蠢而无谓地和一具尸体对话一般。

迄今为止,相似的情景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了。

忍者皱起眉头,伸手握住那只垂下来的,几乎没有温度的手。

然后他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那只手的主人醒来挣脱他。

只有手上的空虚感,才能让他安心回归到梦境之中。


名叫黑钢的忍者,并不会为自己做下的事情后悔。但他却遗憾,如果自己早一些抓紧那些飘忽不定的情绪,现实是不是就会有所不同。

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他也想做一个悔棋的失败棋手。


END

Sayu

2013.11.19


※标题Blunder,也是国际象棋里的常用词,翻译过来大概可以译成【失败的走法】。

小倩HB!!!爱你!!!

评论
热度(9)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白鳥文工團 转载了此文字
    QvQ爱你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