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承花】Baby,Baby

哎哟喂灰太太!!!!竟然还会写承花奶爸!!!!我好感动!!!(关你什么事)我认为徐徐一定是捡回来的!(滚

一团灰:

*承花普通人设定,大概算是500天的番外?不过反正也没有联系并且正篇都还没写完


*因为是AU所以请不要纠结徐徐的母亲去了哪里的问题




——————————————————————————————




Baby,Baby


 


在此之前,花京院从未想过承太郎照顾起孩子会是怎样一番景象,毕竟,他身高超过195,身体又强壮得像个摔跤运动员,脸上面目表情的时候可以仅仅用眼神吓退别人,属于那种一不小心就会吓得街上的小孩嚎啕大哭的类型——花京院以樱桃之神的名义起誓,这确有其事,虽然有些前因后果——撇去外表不提,就凭空调承太郎那种讨厌麻烦的性格,他怎么也不可能跟“带孩子”这几个字沾边。


 


所以当他看到承太郎抱着那团小东西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承认他还没完全做好心理准备。


 


“我回来了。”承太郎一如往常,却是刻意压低了音量,生怕惊了怀里正熟睡的婴儿。


 


花京院嗯了一声,赶忙从对方手上接过婴儿,顾不上惊讶那团粉色的小东西是多么柔软与幼小,小心翼翼地把裹着毯子的婴儿放在了沙发上。


 


徐伦——这是他们一早就想好的名字,好像正做着美丽的梦,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她看起来是那么小。”花京院低声感叹着,喉咙有些颤抖,带着些许敬畏。


 


承太郎没有回应,只是把一只手搭在花京院的肩上,也歪着头盯着熟睡的女儿。


 


他们默契十足地谁都没有再开口,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观察着一个婴儿睡觉,仿佛她脑袋上浅色的头发、咂巴着的嘴唇和毛毯下起伏的肚子都是那么今人感兴趣。


 


又过了一会儿,也许是花京院终于意识到他们两个这种行为有着强烈维和感的时候——试想一下两个大男人靠在一起脸上还挂着傻笑盯着一个小婴儿的画面——他终于先一步晃了晃脑袋,结束了这个诡异的行为,去收拾收拾那间未来属于徐伦的婴儿房。


 


然后在他第四遍检查了家里已经准备好的婴儿用品后,承太郎一声不响地从背后保住了他。


 


“从此以后在家里你是不是都要这样悄无声息地走路?”花京院一边责备了一句,一边向后靠了靠。


 


承太郎嗤笑了一声,下巴抵在花京院肩上,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不知道她醒了有多精力旺盛。


 


花京院对承太郎这种近乎于对着他的耳朵吹气的调情似行为深恶痛绝,他只好强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又把眼神放在了柜子里那堆全新的婴儿用品上,“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多准备几个奶瓶,万一这几个徐伦都不喜欢怎么办?还有……”


 


“你太紧张了。”承太郎更加用力地搂紧自己的恋人。


 


花京院张了张嘴想要反驳,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我这不是怕我们两个大男人一没经验二不细心照顾不好孩子吗?”


 


承太郎却不以为然,“要经验不是还有你妈我妈,要细心有你就够了。”


 


花京院哼了一声,“不要以为你这么说就能把责任都推给我了。”


 


两个人于是就谁应该担当主要的任务探讨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推脱着,其实心里明白对方都对这孩子喜欢得不得了,只是嘴上非要争个你一我二,一来二去打断他们的竟然是一声响亮的啼哭声。


 


承太郎第一个跑过到客厅,看着方才还睡得安稳的女儿已经嚎啕大哭起来,他一手捞起婴儿,用有些笨拙的姿势放轻了力度摇晃着她,一边用毛巾擦掉婴儿脸上的鼻涕眼泪。


 


花京院随后才到,他抱着一堆奶粉尿布冲了过来,把东西哗啦啦地一股脑儿全堆在了茶几上,然后凑了过来,神色紧张,“怎么样?她是饿了还是?”


 


承太郎先是摇摇头,赶忙打开毛毯看了看,“没有……应该是饿了。”


 


花京院看婴儿哭得撕心裂肺,急得声音不自觉地抬高了几个分贝,“你别说应该啊,到底是饿了还是冷了热了难受了!”


 


承太郎思索了几秒冷静地下了结论,“肯定是饿了,离她上次喂奶差不多也有两三个小时了。”


 


花京院点点头,抓起一罐奶粉看了看说明就开始准备冲兑牛奶。期间徐伦的哭声越发有惊天动地的气势,让他的第一勺奶粉成功地洒了出去。等他手忙脚乱地冲调好,并且没忘记再兑些凉水以使牛奶有个适宜的温度,徐伦已经断断续续地抽噎起来。


 


“你做了什么?”花京院惊讶地把奶瓶递了过去。


 


承太郎的表情也是疑惑不解,他接过了奶瓶把它放在徐伦嘴边,婴儿的小手就立即挥舞起来,然后一口咬上了奶嘴用力吮吸着。


 


两个人这才面面相觑着舒了一口气,承太郎抱着专心进食的小家伙坐了下来,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我刚跟你说过什么来着。”


 


“我觉得没过几天邻居就该集体投诉了吧,”花京院疲惫地看了眼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在父女俩身旁坐下,“她的声音绝对有穿透性。”


 


“这还不是最糟的,”承太郎揉了揉刚才混乱中被徐伦踢到和打到的下巴,“这还只是开始。”


 


花京院只是叹气。


 


好吧,目前为止还算可以应对。


 


吃饱喝足之后,徐伦乖乖地躺在承太郎怀里,不哭不闹,小胳膊小腿儿都安安稳稳地包裹在毯子里,只有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万分好奇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一旁的花京院正翻着厚度堪比字典的育儿书,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余光瞟到这对父女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天真烂漫的景象——承太郎脸上挂着笑容,伸出一跟手指和徐伦玩着“游戏”,逗得小家伙咯咯得笑个不停。


 


——“咔嚓”。


 


承太郎转过头去看到花京院拿着手机笑得眉眼弯弯。


 


“偷拍?”


 


花京院收起笑容,煞有介事地摇摇头,“光明正大地拍照而已。”


 


承太郎挑挑眉:“你就趁我现在腾不出手赶紧拍吧,不然我可就……”


 


“可就怎么样?”花京院好笑地接到,他可不认为抱着徐伦的承太郎具有什么威胁性,说到这里,他打开相机对着承太郎又拍了几张,镜头里全是对方严肃的脸和怀抱里稚嫩的婴儿相映成趣的画面。


 


花京院又忍不住说承太郎你这样子太可爱。


 


承太郎别过头,一只手逗着婴儿,一边幽幽地说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可爱,尤其是晚上——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花京院扔过来的靠枕击中了脑袋,而对面是花京院抽搐的嘴角,“你当着孩子说什么呢。”


 


承太郎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我说你晚上开着灯戴着眼镜看书的样子比较可爱。”


 


“……”花京院涨红了脸。


 


“也不知道是谁想歪了。”承太郎笑得一脸得意。


 


***


 


庆幸的是下午徐伦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奶嘴,她不睡觉也不饿的时候就抱着奶嘴自己嘬着,这让花京院和承太郎省了不少功夫,至少可以安心地准备一顿晚饭。


 


“但书上说那东西会有依赖性,而且可能让她的牙齿长不齐。”花京院放轻了切菜的力度,生怕惊了婴儿。


 


承太郎点头,“所以这方法只是临时的。”


 


花京院叹气,“监控设备你测试了没有?”


 


“查了好多遍。”


 


“为什么我感觉我们现在就像两个中年妇女……”


 


承太郎现在没有戴帽子,于是他只好默默地捂住脸。


 


花京院说得太TM对了。


 


***


 


对于空调承太郎来说,这一天已经算得上是他这辈子最特别的日子之一了,从他抱回徐伦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的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


 


——但他希望不要是这样的责任。


 


夜晚的时候监控设备和徐伦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很明显后者的声音更加尖锐刺耳。


 


“嗯……”花京院的身子僵了僵,他的睡衣已经脱了大半,胸前是一片湿漉漉的水渍,右边的耳垂正被承太郎含在嘴里吮吸,“承太郎……”


 


“我听到了。”承太郎沙哑着嗓子,不为所动地继续亲吻恋人的脖颈,一只手正在对方的睡裤里摩挲着他的大腿根部。


 


花京院皱眉,无力地试图用胳膊挡开他,“徐伦……”


 


承太郎终于停止了亲吻,他放弃似的把脸埋进花京院的颈窝里,半晌,他叹了口气,“我还硬着。”


 


“说得好像我不是一样。”花京院一鼓作气地推开身上的人,“你不去我去。”


 


承太郎却迅速翻了个身坐起来按住对方的肩膀,无奈地说:“算了,我去。”说罢他凑过去又吻了吻花京院的嘴角,压低了声音,“准备好等我。”


 


黑暗里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承太郎知道他的恋人一定整个人从上到下都红透了——鉴于他还硬着——这个认知让他有些许愉悦地勾了勾嘴角,便下床随便找了条裤子套上去安抚打断了自己好事的女儿。


 


等到徐伦终于又吃饱并且睡过去之后,承太郎才打着呵欠回到了卧室——没有看到他预想中的香艳场面,只有黑暗中花京院均匀的呼吸声。


 


承太郎掀开被子上了床,刚躺下对方就主动地靠进他的怀里,他顺手拨弄起花京院额前的刘海,“没睡着?”


 


“这不是在等你。”花京院的语气里带着些笑意。


 


承太郎揽过对方的腰,一只手握住花京院稍小一些的手掌,“下次换你去。”


 


“没有下次了……”花京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承太郎也闭上了眼,开始认真起思索偶尔也把女儿托付给母亲照顾的可行性。


 


END


 


—————————————————————————————


*是的这样就完结了因为起因只是想写奶爸们的日常而已:)


*JOJO只看了前五部,对于没看过第六部但是擅自写了(以婴儿方式出场)的徐伦感到抱歉


 


 


 


 


 


 


 



评论
热度(19)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一团灰 转载了此文字
    哎哟喂灰太太!!!!竟然还会写承花奶爸!!!!我好感动!!!(关你什么事)我认为徐徐一定是捡回来的!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