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承花】500 Days of JOJO -02-

哎哟妈呀看得我少女心dokidoki的(捂脸

一团灰:

Day 79


 


一直到波鲁那雷夫打电话来的时候,花京院才发现自己已经整整在家里宅了快一个月,日子过得真快啊,花京院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按开了暂停中的游戏。


 


“喂你别不理我了啊,说好明天去你作业借的!马上开学了可就!”电话那边的法国人大声地嚷着,因为着急日语说得颠三倒四。


 


花京院用肩膀和脸颊夹着电话嗯嗯啊啊地敷衍着,手中的游戏接近通关,他真的没有闲情逸致去安抚暴躁的好友,等到他利落地解决掉BOSS之后才发现电话里已经成了忙音。


 


花京院把游戏手柄和手机一同扔到了一边,开始回想新年以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照例帮父母写了年贺状,因为今年终于结交了朋友所以顺便也给承太郎寄去了一张,他下笔的时候犹豫了很久,想着要不要写几句朋友间的玩笑话,然而最终他只是工工整整地写上了谨贺新年。至于波鲁那雷夫,他翻遍了所有记事本也没发现对方的住址,因此只好发了封邮件过去。


 


然后呢?


 


除夕夜的时候他被赶去参拜了神社。


 


对了,他还遇到了承太郎。


 


 


 


Day 53


 


今年的除夕夜意外的冷,让花京院几乎不想出门,可是没办法,每年他都要替父母去寺庙里祈福——和许多上了年纪的人一起。


 


现在根本没几个年轻人去拜佛更不要说是高中生了,花京院想了想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口。算了,反正一年就这么一次,他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围上了母亲亲手给他织的围巾。一条樱桃色的围巾,花京院虽然抗拒,但他在从窗户伸出手感受过外面的温度之后就乖乖向命运屈服了。


 


反正他花京院典明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但是等到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眼发现空条承太郎的时候,他还是有种立刻把围巾解下来扔掉的冲动。


 


“花京院?”仗着自己的身高,也很容易就发现了穿着绿色外衣并围着红色围巾的花京院,空条承太郎向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承太郎。”花京院不情愿地应了一声,脑子里闪过的全都是为什么承太郎会来这里他明明看起来就不会是那种在除夕夜听过钟声还要参拜的类型啊!


 


等到承太郎走到他面前,花京院才发现对方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士,而且还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看起来就像……


 


“这位就是花京院吧,你好,我是承太郎的妈妈,我们家承太郎有提过你哦。”


 


果然是母亲,花京院礼貌地微笑,“伯母你好,我是花京院典明。”


 


承太郎的母亲看起来更加高兴了,她拍了拍站在一边正在四处看风景、一副不认识这两人是谁模样的承太郎,“这种时候还是有高中生出来的嘛,我可是恳求了很久,承太郎才愿意陪我出来呢,”她笑得温柔,又眨了眨眼睛,“对了,别叫我伯母,叫我贺莉就好了,不然显得我好老。”


 


原来如此,承太郎也不是自愿要来的啊,花京院感同身受,不禁同情起他,只是看过去的时候,对方把帽檐压得更低了。


 


“贺莉……阿姨,”花京院倒是很喜欢承太郎母亲给他的感觉,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其实我也是被父母叫来的。”


 


空条夫人并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只是好笑地点点头,“这样啊……”然后推了推一直沉默着的承太郎,“那不如你们年轻人去走走好了,我自己在这里等着敲钟。”


 


“这……”花京院还在犹豫,那边的人型雕塑却已经率先迈开了长腿,“走了。”


 


花京院看了看满面笑意的空条夫人,又看了看承太郎的背影,只好连忙说了声阿姨再见便急急地追了上去。


 


“等等我,承太郎。”花京院有时候是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是有将近20厘米的身高差的,因为只几步的功夫,那人就已经把他甩在后面了。如果不是对方那太过正直的背影,花京院几乎就以为承太郎是在逃跑了。


 


“这里太吵。”承太郎的声音里带着烦躁与不耐,但花京院还是可以看出他明显慢下来的步伐。


 


花京院弯了嘴角,快走几步与他比肩。


 


“你的母亲很漂亮啊。”一路无话,直到他们走到一条幽静的小路。


 


承太郎一如既往地沉默。


 


“而且看起来也很温柔。”


 


“你和她一点都不像。”


 


“她比你大很多。”承太郎终于开口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空条承太郎!”


 


 


 


Day 85


 


终于开学,花京院早晨被母亲叫醒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又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才起床,以至于他给前发上发胶的时间又少了些。


 


之后便是匆忙地赶去学校,一直到上午第二节课的上课铃打响,他才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说起来,自从除夕夜里见过承太郎之后,这个寒假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也没有通电话。不像波鲁那雷夫有时候还会打电话来约他出去玩,虽然大多数邀请都被他以要打游戏的名义拒绝了。


 


他又忽然想起那天午夜第一声钟响从远处传来的时候,他和承太郎正坐在一个僻静处的长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隐约的钟声让花京院愣了愣,但想着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反正承太郎看起来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后来的事他就只有些零碎的模糊印象了,也许是因为确实没什么可提所以便也没有储存在记忆里——除了他们非常幼稚地互相攻击对方的樱桃色围巾和镀了金的链子。


 


一边回想着,花京院用胳膊支着脑袋漫不经心地看着黑板上的英文字母,耳畔却开始回荡起悠远的钟声了,一下接一下,他无聊地数着,正好一百零八声,然后就下课了。


 


然而午休的时候花京院并没有看见空条承太郎。他承认当他推开天台的门却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失落感几乎遍布全身。后来上课前他也特意从对方的班级门口路过,装作不经意地往里望了一眼,还是没看见那个人。


 


他不可能看漏,毕竟对方的身高太突出了。花京院没有注意到自己是挂着忧心忡忡的表情回到座位上的。


 


“怎么,承太郎没在?”波鲁那雷夫关心地凑过来。


 


花京院吃了一惊,问你怎么知道。


 


波鲁那雷夫故作高深地笑笑,“这有什么难猜的,我可是帅哥波鲁那雷夫啊。”


 


“不,我想不出这其中有什么联系。”花京院撇撇嘴,但法国人已经哼着歌不再搭理他了。


 


所以说空条承太郎到底去哪儿了?


 


 


 


Day 91


 


“之前我去美国了,手机也没带。”课间的时候花京院终于在厕所里遇见了“失踪”一个星期的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其实被吓了一跳——任何人在准备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有人在你背后突然出声都会被吓一跳的好吗?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搭在裤链上的手往上拉也不是往下拉也不是,想说句好久不见吧显地太生疏,说句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又显得太亲密,最后脱口而出:“你请过假了吗?”


 


说完他就愣住了,承太郎也愣住了。


 


半晌,承太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花京院更惊了,他与空条承太郎结识以来,对方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大多数情况下,承太郎只是动了动嘴角花京院就当做他是笑了的。


 


承太郎没有笑太久,很快他就恢复了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请过了。”


 


花京院僵硬地点点头,他们彼此都可以察觉出对方想说的并不是说出来的话。


 


一时间诡异的气氛弥漫开来,花京院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反倒是承太郎挑了挑眉说午饭照旧?


 


花京院忙不迭地点头,虽然在厕所里讨论午饭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承太郎又小弧度地弯了弯嘴角,说到时见就转身离开了。


 


而花京院都没发现自己笑得那么灿烂。


 


好朋友回来了,就应该开心嘛,更何况他是真把对方当了朋友的,你瞧,他激动地心跳都变得有些不规律了。




TBC

评论
热度(31)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一团灰 转载了此文字
    哎哟妈呀看得我少女心dokidoki的(捂脸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