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饿的时候才会出现(。

【承花】500 Days of JOJO

千万不要坑了啊灰太太我爱你呀!!!!!

一团灰:

500 Days of JOJO




*送阿倩倩的生贺


*高中AU,承花普通人设定


*本来想写个短篇没想到下手居然又变成了连载


*傻白甜无误


——————————————————————


 


Day 500


故事结束的时候和所有的校园恋爱小说一样,伤感的毕业季,漫天飞舞的樱花,制服上缺失的纽扣,倚靠在大树下接吻的情侣。


然后是漫长的离别和成长。


……


波鲁那雷夫哇得大叫一声,等等这个画风不太对啊!


花京院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怎么就不对了,那些女生们看的小说都这么写的。


顾不上嫌弃“花京院居然看女生的小说”这件事,波鲁那雷夫急切地伸出手指比个一条两条的,首先你看啊,咱们学校根本就没种樱花树,其次,承太郎的纽扣哪个女生敢抢啊。


花京院只是笑。


过了一会儿他俯下身子轻轻倚在天台的栏杆上,任风把他额前那一簇刘海吹地凌乱,大约是今天早上起得太急,发胶没有上够的缘故。


“但分别却是真的啊。”


 


Day 1


故事开始的时候也和一些恋爱轻喜剧一样俗不可耐,天气好得腻人的早上,安静的街头,长长的坡道,转角的楼梯,具备一切主人公该相遇的元素。


于是花京院典明便在这个普通的上学路上遇到了同年级的空条承太郎。


说说空条承太郎这个人,男,17岁,高二年级,身上拥有着无数吸引女生的特质:高大,帅气,面瘫,帅气,有钱又帅气。


而花京院典明相较之下就逊色不少,虽然也是俊朗的外貌,但身高不像承太郎那般突出,普通的家世,不喜交友,性格也微微有些孤僻,这点倒是和空条承太郎相似,因为他们的相同点都是没有什么朋友。


——也许正是这样两颗寂寞的心才会碰撞在一起吧。


真的是碰撞。


花京院从楼梯上一脚踩空摔下来的时候,满脑子还在想着今天的测验。他不偏不倚地撞到走在下面的空条承太郎的那一刹那,终于记起了一个先前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的公式。滚下楼梯的过程有些惨烈,略去这个不提,结局还好,有了空条承太郎这个195cm结结实实的肉垫,花京院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除了那条因为惊吓而又消失在脑海里的公式。


“抱歉,空条君!”花京院看到身下的人头上还带着从楼梯上滚下来都没有脱落的标志性帽子,就认出了那是同一年级的空条承太郎。高中不就是那样,总有几个人在年级里特别出名,那种未见其人却连其人的外公以及曾外公都背得出名号。


他急急忙忙从对方的背上下来,然后看着空条承太郎镇定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又弹了弹帽檐上的灰尘,“你知道我?”


看样子对方大抵是没事的——才怪啊,明明裤子都破了还有隐隐的血迹,花京院觉得愧疚感直直冲上了脑门。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都出血了……实在对不起,拿我的手帕擦一擦吧。”


空条承太郎没有回话,面上也没什么表情,花京院着实看不出他是生气还是正努力抑制着生气——他暗暗思忖了一下如果对方挥舞着拳头冲过来的话他能挡住的可能性。接着他又打量起眼前沉默着的人,看着他扬起头才能看清的那张脸,花京院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打不过他。


但让花京院松了一口气的是空条承太郎最终还是一语不发地接过了那条手帕,他没有去擦裤子上的血迹也没有一点要包扎的意思,反而拉开大衣把手帕放进了他的裤子口袋里,“谢谢。”


一阵尴尬,花京院不知道对方说谢谢的含义是什么,毕竟自己才是害他摔倒的罪魁祸首。他低下头,声音里带着歉疚,“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医院看一下,一切费用我来出。”


没有回应,花京院也该明白这人的性格了,他抬起头,眼前却已经没了空条承太郎的身影,然而身后却又响起了对方低沉而醇厚的声音,“快迟到了。”


花京院转身看过去的时候,空条承太郎正站在逆光下,依旧是掩藏在帽檐下看不清表情的脸,风把他的大衣和衣领上的装饰链吹得哗哗作响。


花京院典明此时好像有些明白了这人为什么会受那么多女生的欢迎。


还有,原来那条链子不是纯金的啊。


 


Day 14


“你到现在还没有说你怎么会认识我。”两人坐在天台吃便当的时候,承太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花京院愣了几秒,思绪转换了好几个弯才反应过来承太郎问的是他们“相撞”的那天,他脱口而出对方名字的那件事。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夹着便当盒里的虾,直到承太郎的筷子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并且明目张胆地夹走自己的食物的时候,他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非得让我说出你很好认你很受欢迎?


承太郎微微扯了扯嘴角,做出一个大抵是微笑的表情,不可置否。


“闷骚太郎,我看你改名叫闷骚太郎算了。”


花京院趁他愣住的几秒钟里迅速抢走了他盒子里的寿司,又迅速地塞进嘴里以毁尸灭迹——


“咳咳咳……”他被芥末的味道呛得几乎咳出眼泪,“你为什么放这么多芥末!”


承太郎耸了耸肩,顺手递过一瓶水,“手抖了。”


花京院安静地接过去大口大口地灌着救命水,而他没说出口的话是空条承太郎你的面部神经是有多坏死才能面无表情地吃掉这些东西啊。


 


Day 31


花京院典明和空条承太郎就这样成了好朋友。高中生嘛,无非是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在午休的时间去天台互相抢对方的便当然后懒洋洋地晒会儿太阳,一起讨论Jump的新连载顺便争论巴欧*如果继续生长可能造成的后果,一起聊聊社团、从喜欢的电影聊到日本的社会现象,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等等,怎么听也不对劲啊!”这是来自法国的交流生波鲁那雷夫,长年竖着桶状的冲天发型,并且自曝为了保持这个发型他每天早晨必须早起一个半小时来打发蜡。


比自己还辛苦啊,花京院第一次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一绺刘海。


“……怎么不对劲?”其实花京院也不明白不擅交友的自己怎么就能在这个法国人转来的第二天就跟他做了朋友的。


“当然不对劲,”波鲁那雷夫一边冲身边走过的女生抛了个媚眼,一边兴冲冲地回过头来,“我怎么听都觉得你们像是在谈恋爱。”


“谁?干什么?”花京院的身子颤了颤,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尾椎骨往上窜。


波鲁那雷夫一直胳膊撑在窗台上,语调放得不紧不慢,你和空条承太郎啊,谈恋爱啊。


然后花京院满脑子都是法国人贱兮兮的表情和贱兮兮的声音,循环播放了一个上午。


那天午休的时候空条承太郎问那个口音奇怪的家伙哪去了,最近不都跟着来的吗。


花京院撇了撇嘴,他没有说是因为波鲁那雷夫已经在他脑子里穿着抹胸跑了一个上午了,如果午饭时再看见那张脸他可就要吐了。


“他不舒服,跑厕所去了。”


承太郎噢了一声,习以为常。


TBC


——————————————————————


*《巴欧来访者》,查资料的时候有人说TV第一集承太郎在监狱里看的漫画是这部,不过也不能肯定啦。



评论
热度(38)
  1.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一团灰 转载了此文字
    千万不要坑了啊灰太太我爱你呀!!!!!

©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少侠 | Powered by LOFTER